农村高龄老人所面临的问题应引起重视
   农村高龄老人所面临的问题应引起重视 

  提到长寿老人,人们往往会想到诸如“四世同堂”、“儿孙绕膝”“童颜鹤发”“其乐融融”“以老为尊”“老则贵”等美好的字眼。然而,我们最近在一次“农村90岁以上老人生活状况调查”中却更多地感受到了高龄老人的那份艰难、尴尬与无奈。这部分老人由于自身步入高龄、体弱多病、无劳动能力(甚至无自理能力)和家庭赡养能力不强以及社会保障跟不上等原因,面临着养老、医疗、精神孤寂等重重困难,迫切需要政府、社会和家庭等各方面给以更多的关心和帮助。特别是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新农村建设中,更应引起高度重视。

一、当前农村高龄老人面临的生活困境

(一)生活费无可靠来源:农村高龄老人多数无固定收入,他们早已失去劳动能力和个人收入来源,绝大多数老人无个人积蓄,严重缺乏个人保障晚年生活的物质条件,只能依靠子女的经济供养和赡养,由于子女多数已进入老年甚至有的已经死亡,许多老人不得不依靠孙辈接济。据调查统计,这些老人的子女90%是农民,供养能力相当有限,他们只能解决老人的吃粮、烧草、穿衣,好一点的可以解决少量的零花钱。因为他们有子女和赡养人,不具备享受“五保”的条件,享受当地最低生活保障的仅占4.2%。总体上看,农村90-99周岁老年人的日常消费,年均大多在1000元左右,以当地农村低保标准每年850元、五保老人分散供养标准每年1300元衡量,他们仅仅生活在低保线附近,生活水平普遍低于当地群众和家庭户的平均水平以及五保老人的生活水平。

(二)生活照料无以为靠调查中发现,老人无论是独居还是与子女同居,日常生活基本上要依靠自己,尤其是在农村,但凡有劳动能力的儿孙都要下地干活或外出打工,不可能长年守在家里伺候老人,独居并完全个人生活的老人更是一日三餐都得靠自己。这种状况下,很可能出现老人死在家中而无人知晓的现象。

(三)医疗没有保证:据调查统计,老人基本健康的占13.7%,常年多病的占59.2%,患重病卧床不起的占27%;由于经济条件所限,老年人有病不治的现象屡见不鲜,尽管有98%的老年人加入了农村合作医疗,但医疗费报销比例不高,个人负担仍然很重,加之医药费居高不下,因而许多老年人是小病忍,大病捱,捱不过去吃点止痛药。

(四)居住条件普遍较差调查发现,农村基本是新人住新房,老人住老房,多数独居老人的住房都是早年建造的低矮狭窄的旧房、破房,也就是所谓的“空心村”“老人区”;屋内生活用具陈旧、简陋,没有几件像样家具,有的甚至没有电灯、自来水。

(五)精神生活寂寞孤独被调查老人中,有配偶的占7.3%,无配偶或丧偶的占92.7%,除个别与条件较好的子女住在一起或身体情况不错、能够干点事情的老人之外,大多数老人只能独自呆在家里,郁郁苦熬,没有人说话,看不清电视,生命质量非常低下。许多老人感到孤独寂寞难捱,生活无乐趣,活着是给晚辈添麻烦。

二、高龄老人生活困难的主要原因

(一)所在村居经济欠发达。调查发现,老年人的生活状况与所在村居的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经济发达的村居,不但老人的子女收入多、赡养能力强,而且村居还对老人有一定的补助。但这样的村居不足1/3,且集中在经济发达的县市区,多数村居经济相对不发达,群众收入不高,集体也无力对老人予以经济补助。

(二)农村家庭养老功能在不断削弱。一方面,子女年龄大,无力赡养。被调查的老人中半数以上的子女已经进入老年,其中有25%已达70岁以上,他们已经开始面临与90岁以上高龄老人同样的困难,只是程度不同;未进入老年或虽已进入老年但仍从事生产劳动的子女,多是在农村耕种土地,收入微薄。在这样的收入条件下,子女供养和赡养老人的标准一般是为老人提供一些生存需要的基本粮油,难以满足老人提高生活的其他需求,即使如此,许多老人需要孙辈提供生活资助,而孙辈多数处在上学或结婚年龄,花销较大。有的老人甚至面临子女患病或去世、丧失基本生活来源的困境。另一方面,正如中国老龄协会会长张文范在全国宣传贯彻《老年法》座谈会上所说的: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加快,计划生育政策成功实施,传统家庭养老功能正在受到削弱。农村大批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迁移,使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加快,同时也使老年人在家庭中倍受尊敬的地位受到冲击……拜金主义、不良风气抬头,年轻人敬老、养老意识淡化;老年人合法权益受侵犯,虐待、歧视、不赡养老年人等现象,不管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是有发生。

(三)医疗负担沉重。被调查老人家庭供养和赡养条件相对较好的情况,主要体现在能够负担老人一定数额的医疗费用上。但这种负担,只是临时性应付头疼脑热等一般性疾病或缓解严重疾病的症状,对白内障青光眼、咳嗽哮喘、风湿类疾病、心脑血管病、老年痴呆等老年慢性病痛,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忍受。限制老人治病的主要因素,不是或不完全是老人实际患病自理状况,而是经济条件。目前的医疗花费,基本是高龄老人家庭承受疾病医疗能力的极限。

(四)社会保障难以覆盖。从农村养老保险上看,由于90岁以上高龄老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已年过60岁,九十年代推行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时已不属于“可以参保”范围。从社会最低生活保障上看,“三无老人”才可以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而这些老年人有法定赡养人,很少也很难“纳入”。此次调查中虽然有4.2%的老人因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获得了低保差额救助,但相对于其他低保对象,高龄老人这个群体的困难最难化解,所获救助无异于杯水车薪。从医疗救助上看,无论农村合作医疗还是城市医疗救助制度,都要求被救助人有一定数额的医疗支出前提,对于高龄困难老人来说,这些都是难以负担的。

(五)各方面对老龄问题重视程度不够。在一些地方,对老龄工作存在着“说起来重要,干起来不要”的弊端,老年人成了被遗忘的一族,如当前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工作中,有些地方实施“五通工程”:村村通柏油路、通公交车、通有线电视、通自来水、通科普知识;有些地方推行“六优化效应”:产业优化、环境优化、居住优化、服务优化、管理优化、素质优化,等等。这些“工程”的实施、“效应”的创造固然很重要,但总体感觉其中没有考虑或很少考虑解决老年人所急需解决的问题。这些“五通”、“六优化”等政策几乎与高龄老人没有直接的关系,许多高龄老人行动不便很少或者不能坐车外出;耳聋眼花难以看电视;年老智退无法学习科普知识,换句话说,高龄老人由于年老体弱很难与年轻人一样共享这些新农村的建设成果。

三、新农村建设要着力解决老年人所面临的生活困难问题

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强调:“在新农村建设中,一定要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从农民最关心的事情着眼,从农民最急迫的事情入手,从最能见成效的事情做起,充分考虑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的承受能力,不提脱离实际的口号,不定超越现实的目标,不搞劳民伤财的工程,集中力量解决农民最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我们认为,农村老年人问题正是农民最急迫的事情,也是农民最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

当前的农村高岭老年人,大多饱受过战乱,经历过社会的动荡、劳作的艰辛和生活的贫困,为建设国家、发展社会和抚养子女做出了无私的奉献,年老时尚处在转轨时期社会福利的边缘,风烛残年,默默忍受贫困和疾病的痛苦,与我国以孝文化而著称于世的礼仪之邦极不相称,应该引起各方面的深思。让他们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是全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也应该成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

(一)进一步加强宣传教育,努力营造全社会尊老敬老、养老助老的良好氛围。

在新农村建设中,要充分利用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络等传播媒体,采取多种形式,加大宣传力度,增强全社会的老龄意识和敬老爱老意识。将敬老、养老、助老宣传教育与各项创建活动结合起来,如与评选“星级文明家庭”结合起来;与评选表彰“敬老好儿女、好媳妇”、“孝星”等活动结合起来。大力宣传尊老敬老先进典型,抨击鞭挞歧视、虐待老年人的不良现象,引导全社会树立尊重、关心、帮助老年人的社会风尚。

(二)进一步巩固家庭养老功能,保证高龄老人的生活质量。

签订家庭赡养协议书是巩固家庭养老的有效形式之一。在新农村建设中,要继续加强和完善这方面的工作,用法律的形式将老年人应享有的权利和子女应尽的义务确定下来,增强赡养人的赡养自觉性和责任感,并加强兑现监督。在签订家庭赡养协议书工作中,既要充分考虑到目前存在的“低龄老人赡养高龄老人”的实际问题,明确其他家庭人员(如女儿、孙辈)的赡养义务,减轻低龄老人的负担,提高高龄老人的生活水准;又要考虑到对老年人的精神照料问题,明确子女晚辈要多给予老年人一些精神慰籍,最大限度地减轻老年人的孤独感。

(三)进一步强化社会养老保障功能,从根本上解决高龄老人的养老问题。

在新农村建设中,一是要继续大力倡导有条件的村居建立 “老年人生活补贴”或“退休金”制度。用舆论的、激励的甚至行政的手段促使更多的、有条件的村居实行老年人生活补贴或退休制度。二是要将建设社会养老设施纳入新农村规划之中。各级政府要将解决老龄问题作为一项重要内容纳入议事日程。在资金投入上向老龄事业倾斜,引导和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建立乡村福利化性质的老年公寓等公共养老设施,逐步实现由家庭养老方式向社会养老方式的转变。三是要将贫困老年人按规定纳入城乡社会救助体系。各级在落实特殊困难群体救助时,对贫困老年人尤其是高龄老年人给予重点优先照顾。四是落实最低生活保障政策时要把高龄老人纳入重点保障范围。加大城乡低保扩面工作,将符合条件的老年人尤其是高龄老年人纳入“覆盖圈”。五是政府建立“高龄老人生活补助金”制度。各级政府应采取措施,对无固定收入的高龄老年人实行固定性生活救助。烟台市拟出台相应政策,对无固定收入的高龄老人实行生活救助,每人每年可享受各级政府按比例分担的救助金360元,缓解高龄老人所面临的生活问题。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