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市部分农村老年人生活状况的调查

 

                      如何提高农村高龄老人幸福指数

                                                     ——对我市部分农村老年人生活状况的调查

       笔者最近在一次“农村90岁以上老人生活状况调查”中发现由于自身步入高龄、体弱多病、无劳动能力(甚至无自理能力)和家庭赡养能力不强以及社会保障跟不上等原因,面临着诸多困难。
                         农村高龄老人生活困难多
    生活来源少。农村高龄老人多数无固定收入,他们早已失去劳动能力和个人收入来源,绝大多数老人无个人积蓄,严重缺乏个人保障晚年生活的物质条件,大多由子女赡养,由于子女多数已进入老年甚至有的已经死亡,许多老人不得不依靠孙辈接济。据调查统计,这些老人的子女90%是农民,供养能力相当有限,他们只能解决老人的吃粮、烧草、穿衣,好一点的可以解决少量的零花钱。生活水平普遍低于当地群众和家庭户的平均水平以及五保老人的生活水平。
    生活少依靠。调查中发现,老人无论是独居还是与子女同居,日常生活基本上要依靠自己,尤其是在农村,但凡有劳动能力的儿孙都要下地干活或外出打工,不可能长年守在家里伺候老人,独居并完全个人生活的老人更是一日三餐都得靠自己。
    医疗条件差:据统计,老人基本健康的占13.7%,常年多病的占59.2%,患重病卧床不起的占27%;由于经济条件所限,老年人有病不治的现象屡见不鲜,尽管有8.8%的老年人加入了农村合作医疗,个人负担仍然很重。
    居住条件普遍较差。调查发现,农村基本是新人住新房,老人住老房,多数独居老人的住房都是早年建造的低矮狭窄的旧房、破房,也就是所谓的“空心村”、“老人区”;屋内生活用具陈旧、简陋,有的甚至没有电灯、自来水。
    精神生活寂寞孤独。被调查老人中,有配偶的占7.3%,无配偶或丧偶的占92.7%,除个别与条件较好的子女住在一起或身体情况不错、能够干点事情的老人之外,大多数老人只能独自呆在家里,郁郁苦熬,没有人说话,看不清电视。
                              高龄老人生活困难的原因
    一是所在村居经济欠发达。调查发现,老年人的生活状况与所在村居的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经济发达的村居,不但老人的子女收入多、赡养能力强,而且村居还对老人有一定的补助。但这样的村居不足1/3,且集中在经济发达的县市区,多数村居经济相对不发达,群众收入不高,集体也无力对老人予以经济补助。
    二是农村家庭养老功能不断削弱。被调查的老人中,半数以上的子女已经进入老年,其中有25%已达70岁以上,他们已经开始面临与90岁以上高龄老人同样的困难,只是程度不同;未进入老年或虽已进入老年但仍从事生产劳动的子女,多是在农村耕种土地,收入微薄。在这样的收入条件下,子女供养和赡养老人的标准一般是为老人提供一些生存需要的基本粮油,难以满足老人提高生活的其他需求。
    三是疾病多。被调查老人家庭供养和赡养条件相对较好的情况,主要体现在能够负担老人一定数额的医疗费用上。但这种负担,只是临时性应付头疼脑热等一般性疾病或缓解严重疾病的症状,对白内障青光眼、咳嗽哮喘、风湿类疾病、心脑血管病、老年痴呆等老年慢性病痛,他们无钱治疗。
                             解决高龄老年人问题的措施
    进一步加强宣传教育,努力营造全社会尊老敬老、养老助老的良好氛围。在新农村建设中,要充分利用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络等传播媒体,采取多种形式,加大宣传力度,增强全社会的老龄意识和敬老爱老意识。将敬老、养老、助老宣传教育与各项创建活动结合起来,如与评选“星级文明家庭”结合起来;与评选表彰“敬老好儿女、好媳妇”、“孝星”等活动结合起来。大力宣传尊老敬老先进典型,抨击鞭挞歧视、虐待老年人的不良现象,引导全社会树立尊重、关心、帮助老年人的社会风尚。
    进一步巩固家庭养老功能,保证高龄老人的生活质量。签订家庭赡养协议书是巩固家庭养老的有效形式之一。在新农村建设中,要继续加强和完善这方面的工作,用法律的形式将老年人应享有的权利和子女应尽的义务确定下来,增强赡养人的赡养自觉性和责任感,并加强兑现监督。
    进一步强化社会养老保障功能,从根本上解决高龄老人的养老问题。在新农村建设中,要大力倡导有条件的村居建立老年人生活补贴制度。要将建设社会养老设施纳入新农村规划之中,在资金投入上向老龄事业倾斜,引导和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建立乡村福利化性质的老年公寓等设施,逐步实现由家庭养老方式向社会养老方式的转变。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