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走上革命道路的老战士时占魁

 

 

19岁走上革命道路的老战士时占魁

 

  

  他19岁加入抗日组织,几经生死;入伍后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先后参加了解放华北、西北、西南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并火线入党,屡立战功;受伤被捕后,他率领难友用鲜血、生命及钢铁般的意志,书写了志愿军战士对党和祖国的忠诚,彰显了华夏儿女的民族气节和威武不屈的精神。他是当年那段可歌可泣、悲壮斗争的历史见证者——

  

  十月一日,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美军集中营

  

  共和国六十周年华诞前夕,年已耄耋的单县终兴镇时寨村老复员军人时占魁,陆续收到了由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等印发的《祖国,我们回来了》、《美军集中营亲历记》、《忠诚》、《烽烟人生》、《不能忘记这场战争》等8部有关抗美援朝战争回忆录系列丛书和音像制品。这些出版物,都收录了时占魁老人撰写的或战友们记述他的相关回忆文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些特殊的“礼物”,一下子让村里的男女老少、特别是时占魁的儿孙们都震撼了。在大伙的恳求下,满头银发的时占魁老人沉吟了半晌,终于打开话匣子,向众人展示了一段被他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鲜为人知的历史画卷……

  

  19岁,他走上革命道路

  

  1923年11月,时占魁出生在时寨村一个贫苦农家,幼时曾免费读过私塾。他18岁担任了村文书,19岁参加了当地抗日联合救国会,在八路军地下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下,舍生忘死为党工作。为躲避日伪军突袭,他经常到野外睡觉,每夜都要挪几个地方,历经血雨腥风。其间,他两次被捕入狱,差点被日伪军夜袭队活埋。多亏地下党营救,他才化险为夷。1948年1月,经党组织安排,25岁的时占魁离开故土,奉命来到济南,不久就如愿参加了革命队伍,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兵团60军179师536团2营6连战士、副班长、班长、文书、文化干事、工作员、副指导员、指导员等职。并于1948年12月,在炮火连天的阵地上光荣入党。他跟随所在部队东奔西杀、南征北战,钻枪林、浴弹雨,威猛顽强,英勇杀敌,先后历经了著名的华北战役、西北战役、西南战役等解放战争,参加战斗70余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和大功各一次,获营团嘉奖20余次,饱经硝烟战火的洗礼。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5月中旬,朝鲜战场第五次战役进入第二阶段。我志愿军百万大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的指挥下,同时展开东、中、西三条战线,179师536团是前沿阵地的追击团,敌人节节败退,我军步步追击。当时,时占魁就任该团2营6连指导员。

  

  5月底,时占魁所在部队奉命接应被美韩敌军围困的兄弟部队180师。待突入敌人纵深后,不料被美军机械化部队分割包围。我部与敌坦克部队浴血激战,三次突围未果,反遭敌人三面火力夹击和炮弹轮番轰炸,时占魁所带的6连伤亡惨重,且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更不幸的是,因炮击时占魁头部负伤。无奈,他和21名伤员躲进莺峰山隐蔽。经过15天的奔波突围,最终弹尽粮绝,他伤口发炎又陷入昏迷状态,后来敌人拉网式搜山,他和其他伤员不幸被捕。

  

  忠心赤胆,与敌人斗智斗勇

  

  被捕后,为防泄密,时占魁化名为“张德”,被押往南韩巨济岛“86”号集中营。该集中营有8000多名中朝战俘。

  

  敌人迫害镇压战俘的手段十分残忍和狡猾,采取了“饥饿政策”、“以俘制俘”、“镇压威胁”“欺骗性宣传”等手段。施行铁丝捆绑、鞭打、人体刺字等20余种酷刑,强烈地激起了难友们的仇恨和反抗。难友曹明等10名共产党员,找时占魁秘密商议:“我们都是党员,必须成立狱中党支部,有了领导核心,我们才有出路,才能取得斗争胜利。”于是,大家推举时占魁为党支部书记,韩有林为组织委员,曹明为宣传委员。并约定:“组织不公开,党员只作单线联系,防止敌人破坏”;提出了“不忘祖国,患难相助,共同对敌”的斗争口号。

  

  1951年7月,敌人运来一车鲜红的短裤褂,短褂上印有“PW”字样,强迫难友们穿上。时占魁和曹明公开抵制,号召难友们把发下的囚衣撕毁烧掉,并抗议:“我们不是囚徒,不准侮辱中国军人的人格!”敌人见阴谋未能得逞,只好将余下的囚衣用汽车拉走。

  

  10月10日凌晨,大批全副武装的美军到各号营报复抓人,曹明、时占魁等81人,先后被关进巨济岛美军宪兵司令部监狱,个个遭到严刑拷打和残酷折磨。形势十分严峻,需要重新建立一个坚强的战斗堡垒和领导核心。在他们81人中,有6名党员,16名团员,大家一致推选时占魁为支部书记,曹明为组织委员,张泽石为宣传委员,他们把支部命名为“党团支部”。监狱中贴着他们用雨衣自制的中国共产党党旗。党旗下,难友们庄严宣誓:“亲爱的祖国,亲爱的党,我们在敌人的刺刀下,向您宣誓——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誓死不背叛祖国!”

  

  此后,在美军宪兵司令部监狱中,志愿军难友们天天高唱革命歌曲,高呼口号反对敌人。敌人恼羞成怒,决定把他们81人送到更为残酷的“72” 号集中营。对此,“党团支部”做了充分准备和分工。11月10日,美军调集一个排的兵力,打开枪刺,如临大敌,把他们押往“72”号集中营。途中,难友们手拉着手,随时准备夺枪和敌人拼命。

  

  此后,他们又被敌人转移到南韩济州岛,关押在美军第八集中营,但难友们同敌人的斗争一刻也没停止过。

  

  护国旗,爱国勇士血染异国荒岛

  

  1952年8月15日,是抗日战争胜利7周年纪念日。这天,第八集中营广场上集中了586名难友,他们齐声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庄严地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尔后列队游行示威。美军慌了手脚,派了一个连的兵力,头戴防毒面具,端着机枪、喷射器,发射了毒气弹。顿时,广场上黑烟密布,毒气熏天,受伤难友多达121名。

  

  10月1日这天清晨,太阳刚露出一抹桔红,7号营就开始唱国歌升国旗。难友们举手深情敬礼,并编成四路纵队进行游行示威。当司号员吹响雄壮的军号后,其它9个号营同时升旗。营外的敌人慌了手脚,连忙调来数十辆坦克,几架战斗机也在低空尖啸,约一个团的美军包围了第八集中营。荷枪实弹的美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冲进首先升旗的7号集中营强行夺旗。随之,我队员为保国旗与敌人展开激烈肉搏,美军疯狂开枪镇压,并投放了数百枚毒气弹。难友们齐声怒吼,石头蛋子满天飞,打得美军钢盔乒乓乱响,敌人无法前进,只得退出大门,三面开枪射击。紧急关头,勇士们的“原始”武器全都派上了用场。突击队接连打退了敌人的轮番进攻,总指挥韩子建也负了重伤,副总指时占魁全权指挥……7号护旗敢死队员为了保卫国旗,在六千余名难友激昂的国歌声中与美军英勇搏斗。敌人受到了重创,我们的敢死队也伤亡过半。爱国勇士们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永垂青史的中华儿女的正气歌。据后来统计,勇士们共打伤13名美军,其中还有一名少尉。志愿军难友65人牺牲,109人负伤。

  

  手无寸铁的志愿军被捕人员,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军殊死搏斗,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南韩济洲岛上空飘扬了两个多小时,展现了志愿军被捕人员不畏强暴的钢铁意志和报效祖国的赤胆忠心!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同年8月14日。时占魁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被监禁的6000多名志愿军难友也陆续回国。

  

  1954年底,时占魁服从组织安排,复员回到家乡——单县终兴镇时寨村参加农业建设。回乡50多年来,他先后担任过互助组组长、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大队长、乡党委书记等职,始终以一名普通党员和一名老兵的身份,默默无闻地生活在群众中间。

  

  岁月如烟,尘埃落定。时圣魁虽然坎坷一生,但无论是在艰苦卓绝的抗战时期,还是在美军集中营里,无论是在生活最潦倒的时候,还是在繁荣农村经济的道路上,他始终都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复员军人、炎黄子孙!他表示:如果真有下辈子,他还愿意去当兵! 

  通讯员 孟路 刘海明 记者 王富刚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