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守斌老人和他的家庭相册

房守斌老人和他的家庭相册

 

  

 

  

  ——《清正影集》展示房守斌家庭60年变迁

  

  中国菏泽网讯 9月28日,记者来到一个小院前,门前插的大红国旗迎风招展,轻叩院门,房守斌先生迎了出来,先生75岁了还风度翩翩。小院内生机盎然:修竹数杆,石榴笑得咧开了嘴、月季开得花团锦簇、几株兰草迎风舞蹈。

  

  房守斌招呼记者进入他的德馨斋,他拿出花费半年心血制作的《清正影集》,递到记者手中,《清正影集》的封面镌刻着“庆祝新中国六十华诞——看房守斌家庭60年变迁。

  

  记者打开从1000多幅私家照片中,选取319幅的照片《清正影集》,看到房守斌按照时代顺序和内容分为“根之源”、“励志篇”、“磨砺篇”、“立业篇”、“展志篇”、 “夕阳红”等十个部分,影集以房守斌的工作和生活经历为主线。

  

  房守斌介绍,自己扛过枪, 奔赴重庆建设过国防大三线, 在重庆话剧团干话剧演员、骑车到北京串过联、从事过编剧等工作,从原市交通局副局长(县级市)位置上离休后,还创办企业。

  

  房守斌说:“做播音员的儿子把我的影集还制作了电子版,为我写的解说词配音、配乐,老伴王保安为挑照片打下手。”

  

  “我的家庭融合于共和国60年壮阔的华彩乐章之中。我只身一人紧紧跟随共和国的脚步,走过了60个峥嵘岁月。而今子孙满堂,衣食无忧。只有强的国,才有富的家。家是最小国,有国才有家。《清正影集》是一部家史,家史见证了祖国母亲从贫弱到强大的历史。”房守斌说。

  

  说话间,房守斌为记者播放了《清正影集》光盘。

  

  难忘光荣岁月

  

  看着《清正影集》光盘,听着房守斌讲述了他经历的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

  

  房守斌说:“1934年红军开始长征的日子也是我出生的时间。随着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我也开始了人生的长征。”

  

  房守斌生于巨野县龙堌镇骈楼村,8岁没了母亲,11岁担任儿童团团长,跟随巨野抗日联合会闹革命。1947年羊山战役打响后,13岁的房守斌扛起一袋大蒜走了20多公里,到前线支前。房守斌说:当时羊山战役结束在掩埋烈士时,上级要求,要为每位烈士立块碑,但兵荒马乱,到哪里去找石碑? 我苦思冥想,砍倒大树锯开,做成纪念碑,边流着眼泪边刻上了烈士的名字。 现在,每当我路过亲手埋葬烈士的地方,总要停下来默哀。房守斌说到这里,沉默了好一会。“在战役遗址,现在建起了革命烈士陵园,烈士墓掩映在苍松翠柏下,烈士纪念碑耸立在最高峰。” 房守斌说。

  

  1948年初,淮海战役打响后,房守斌带着担架队到单县和砀山兵站参加支前工作,冒着枪林弹雨为前线战士送粮。

  

  1950年元月,华北大地硝烟方散,新中国建设急需各方面人才,房守斌徒步300公里,急行7天,奔赴平原省省会新乡,在平原省财经学校求学。

  

  房守斌说:“建国初期, 铁路不正常,客车没有,一般人家连辆自行车都买不起。求学第一天我住在了位于现在的夹斜路的菏泽汽车站。说是汽车站,也就是三间平房,客车没有,三四天有辆货车经过。过黄河没桥,也没有像样的船,我坐着一条人和货物挤在一起的破船上, 由于河中的沉沙堆积过多,船搁浅了两三个小时,天黑了才渡过黄河。后来脚掌上的泡连着泡,像蛤蟆肚子似的。我咬牙刺破水泡,挤出脓水,用煤油泡过脚继续赶路。后来我躺在路上实在走不动了,幸亏遇到好心的拉脚人,看到我身穿八路服,捎上我一程。”

  

  房守斌感慨地说,现在坐火车、坐飞机方便的很,连私家轿车都进入了寻常百姓家了。现在的夹斜路菏泽汽车站发往全国各地的客车几乎都有,高速把十几小时的路程缩为几小时。当年过黄河的地方,现在不仅有浮桥、公路桥,还有铁路桥,几分钟就过黄河了。当年学校实行供给制,一个月7元伙食费,两元零花钱。 喝稀米饭,吃窝窝头,吃顿绿豆面条算是改善生活。冬天发身灰棉袄,其他三季一身灰军装也就过去了。

  

  “我孙子今年16岁,在菏泽一中上学,和我当年求学同龄。孙子离家10公里不到, 回家一次,车接车送, 住校期间,我和他奶奶、爸爸、妈妈,有时做好四菜一汤的营养餐放在专用的保温盒里 ,带上特制的小饭桌送到学校。孙子这一代人赶上国强民富时代,长在了蜜糖罐里。”房守斌说。

  

  清贫的婚礼

  

  房守斌的妻子王保安指着当年的结婚相片介绍,两个破皮箱 、一个梳妆盒,是结婚时的全部家私。照片上的王保安留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夫妇俩的眼里充满了笑意。

  

  王保安说:“1962年,房守斌调到巨野县剧团当编导,经人介绍我们相识。那时的人封建,别说拉手,就是说话也保持一段距离。”

  

  说起两人第一次在菜园边的小屋“约会”时的情景,夫妻俩都笑了。

  

  在国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的1962年7月24日,在嘉祥县孟姑集,他们利用午休举行了婚礼,妻子穿上借的红上衣,由剧团领导主持,在舞台上挂上毛主席像行三个鞠躬礼,放了一挂鞭炮便算正式结婚了。买了一只羊,全团喝羊肉汤改善伙食。事后,房守斌卖掉从重庆带回的自行车,抵上了饭钱。收到的两份“厚礼”,是两位朋友通过熟人批条子买来的两只肥皂盒和一条肥皂。

  

  结婚当天演完戏到夜里10点多了,要入洞房,就找了一老太太的院子,夫妻俩扛着各自的行李,来到院子的西屋,西屋南间支着一只大磨盘,北间一口大土锅,土锅前有空隙,临时找来两个木板,一张破席箔,组成了洞房花烛夜的床。

  

  房守斌说:“我们两人心情都很沉重, 不说话,保安眼里泪汪汪的。还是我打破了僵局,我说我在重庆还带来一床黄色缎子背面,等天凉了我们做床新被子。一句话让心酸的保安心里荡起暖意。”

  

  王保安69岁,但依然丰韵犹存。她说:“新婚那晚,雨过天晴,有月亮爬上窗棂,借着月光,我们铺好了婚床,盖着我姐姐送我的一床洋布被子,才发现明媚月光照亮了洞房。”

  

  “儿媳曾开了一家婚纱影楼, 非拉我们两口去补拍婚纱照,老了老了,又披上了婚纱。”王保安满脸幸福地说。

  

  补拍婚纱照一组10多张贴在 《清正影集》里,取名为迟到的婚纱。照片上的夫妇俩都化了妆,王保安手捧鲜花,幸福地依靠在丈夫肩上。

  

  王保安说:“小儿子文革出生,受了不少苦,1989年儿子结婚时为了补偿一下,办了几十桌酒席,用汽车娶的亲,电器全配齐 ,摩托车、自行车全是高档的,这不孙子也快结婚了,订婚时三金齐全。小年轻比起我们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真是幸福!”

  

  春天

  

  《清正影集》的照片进入“ 春天的故事 ”章节。看,这张是鳄鱼床上用品专卖店开业与来宾的合影,这张是皮尔·卡丹专卖店开业的现场, 瞧几个老外也来祝贺, 这是我和保安去北京参加服装订货会在人民大会堂的留影,这张是在丹阳路69号门前自家开的厂子前的合影……房守斌幸福地讲解着。

  

  房守斌说:“1991年,我因工作需要去深圳参观学习,解放了思想。依靠党的好政策,在家养长毛兔。夫人王保安为一对对兔子作了小蚊帐,午休时间割草。1996年离休后,利用养兔子的钱,办菏泽新星天花板厂,是我市首家天花板厂,厂长夫人当,我既干技术员又当送货员。后来,相继开饭店、加油站,为国家创造了近千万元税收。”

  

  2006年房守斌永斗歹徒被评为感动菏泽年度人物。他写诗,做画,和夫人养花,颐养天年。

  

  “一生两袖清风,为政清廉,此为清。做人、干工作要正直,此为正。两者兼备为“清正”。对党对家都要有个正字,走得正,站得直。我一生都按“清正”要求自己,故取名《清正影集》。”房守斌说。

  

  影集是老人给子孙后代的一笔精神财富。 影集清晰地展现了一位普通人的传奇生活轨迹,一幅幅照片串连起来,印证了只有强大的祖国才有富裕的家!

  文/图 记者 张红艳 实习记者 乔 潇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