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文人陈德平

 

痴心文人陈德平

他对事业是那样坚毅而执着,他对研究学问是那样的投入而痴迷;几十年来,他含辛茹苦编写县志、特别近几年,他痴心于古文化的研究,终于在格律诗、诗韵改革和《龙的传人》起源等方面有所建树。他就是原鄄城县政协常委、县史志办副主编、副编审陈德平。

   近日,我们在县城一个普通的四合院里见到了陈德平。这位65岁的老人,看上去身体很硬朗,精神矍铄,他带一幅近视眼睛。在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卧室里,挤满了书架、书箱,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奖牌和荣誉证书。说起古文化研究来陈德平侃侃而谈。

陈德平生于古雷泽湖畔的鄄城县彭楼镇王集村。村北是临濮沙河,村西是它的一条支流,村子处在河水的三面包围之中。舜耕历山离这里八里路,村北就是雷泽湖遗址。古朴而源远流长的乡情民俗使他小时候受到良好的古文化熏陶。

   陈德平的童年是在战乱中度过的。生活的艰苦,使他过早地饱偿了社会的酸甜苦辣,他十二岁才开始上学,而且前4年都是春冬上学,夏秋割草,因此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他常常用毛笔把课文上的字抄成核桃大的字,在月光下背诵、朗读。

   熬过艰难的小学阶段,他成长为一位有强烈责任感的青年。上中学阶段的他常写诗歌、小说、散文、论文在校报上发表,由他导演的话剧《维九变了》至今仍被大家记着,成为同学们中学阶段生活的美好回忆。由于对文史的偏爱,以优异的成绩被山东师范学院录取。一个农民的儿子终于圆了大学梦。在上大学期间,他的政论文、书评、散文,都被当时任习作教研组组长,后任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的冯中一教授选为范文,多次在课堂上讲评。1963年他曾参与编选《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资料选编》工作。

  1964年,陈德平大学毕业后到兖州一中任教,正当他在事业上阔步前进的时候,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胃窦炎。在那些日子里,每天疼痛十余个小时,严重时常常一个星期不能吃饭,但他仍然坚持教学与创作,他在病中写成了故事《三次买碗》和相声《一分钟》。

1976年,陈德平调回家乡鄄城教书,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仍然坚持创作,豫剧《战机房》由菏泽豫剧团的毛丽丽谱曲在地方演出,颇受好评。1986年,陈德平调到鄄城县史志办工作。在县志的整个编写过程中人物传是最敏感的也是难度较大的。在办公室人力、物力都比较困难的情况下,陈德平用调查与编写同步进行的办法,经常骑车外调。本着不花钱多办事的原则,就近取材,争取一切可以调查的机会。原在鄄城任职的老干部来鄄时,他总是见缝插针,正如他在《咏怀》诗中所说:“胸凝璀璨千秋史,脑萃精英百代贤”,进行详细的采访,发现线索,赶忙联系。脑子里常被线索和问号充塞。几年来,他参加座谈会数十次,写信数百封,个别访问千余次,抢救了几十万字的珍贵资料。在撰写《鄄城县志》六十余名人物的同时,他还编写了《林业志》、《水利志》、续写了《医药志》、《农业志》等共计16万字。在县政协文史资料上发表了《一腔热火献黎民》、《烽烟滚滚铸忠魂》,《电影明星李雪健》等二十余篇论文章。1991年被县政协吸收为政协委员,并选为政协常务委员。

陈德平退休后不甘寂寞,他利用充足的时间研究诗词,发表诗作200多首,他在格律诗方面精心研究,急呼“声韵改革,势在必行”,写出了《新韵独尊武地宽》等文章,受到有关专家、学者的肯定。2003年被授予“当代诗坛百杰”和“中华当代诗神”两个荣誉称号。

陈德平对雷泽湖文化情有独钟,在上大学时,就听老师讲,华胥履雷泽之大迹而生伏羲的神话传说。龙的传人起源何处,历史研究领域一直无人涉及。退休后陈德平开始了“龙的传人”起源的研究工作。他买来了几千元的书籍,每天早晨三四点钟起床,如饥似渴地研究各种地方志和其他古籍资料。陈德平研究《龙的传人》起源,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到北京旅游,别人去看风景名胜,他却一头钻进图书馆,书店更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翻阅资料常常忘记了吃饭。为了弄到一本《中国神话资料萃》,他下了济南,跑遍泉城大小书店,失望而归。后来,他通过多方打听,在一位藏书爱好者手中借到了这本书。陈德平为了他心中神圣的事业,他放弃了挣钱的机会,一位昔日的同事,要他去一家私立学校教书,一月1000多元,他婉言谢绝了。有人不理解,怀疑他神经不正常,也有人说他傻,陈德平总是一笑了之。他写诗戏曰:“杏月寒来突降雪,原驰腊象遍雷泽。长空我欲随龙舞,或笑翁龄怎入魔”。几多耕耘,几多收获。陈德平终于得出菏泽是“龙的传人”的发祥地的结论。这篇文章分别在《齐鲁晚报》、《中国旅游报》等多家刊物上发表,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据县旅游局的负责人介绍,省财厅列入近期全省十五个开发项目之一,在雷泽湖岸兴建华胥官、伏羲园、女娲宫、舜渔亭等系列旅游设施景点,使雷泽湖这一圣地重新活起来。届时将成为菏泽的一大亮点。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