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革命老人的六十余载日记生活

一位革命老人的六十余载日记生活

  

  本报记者 姜培军

  

  60年坚持写日记

  

  中国菏泽网讯 10月18日10时许,菏泽怡海花园小区,灿烂的阳光投射到14号楼的一间房内。一位老人,正戴着老花镜坐在书桌前整理日记,他旁边放着几大摞日记本,里面珍藏着他60余年来的记忆。花白的头发,爬满皱纹的脸颊,炯炯有神的目光,这位老人便是李英,今年79岁。

  

  1932年,李英出生在鄄城县大埝乡李庄村。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我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惟一的爱好就是记日记,几十年来雷打不动,一天不缺。”李英抚摸着自己珍藏的厚厚一摞日记本,自豪地说,“无论走到哪儿,都要带着纸和笔,记录下我感兴趣的一切东西。”他说自己时常沉浸在过往的岁月里。记者看到,李英的书桌上、床上、地上到处都是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日记本,他详细地在每本日记封面上标注时间、类别,并按照顺序一一放进档案袋。

  

  八岁当上儿童团团长

  

  茶香氤氲,老人翻开一页页日记,历史的画卷便徐徐展现在记者眼前。

  

  1941年前后,李庄附近布满了日军炮楼,距离远的三四公里,近的不到两公里。当时的李庄是游击区,大人们整天忙着打鬼子、种庄稼,顾不上年幼的李英。终日和一群羊为伴的李英,突然冒出一个主意:带领小伙伴成立儿童团。说干就干,几天后他便和一群小伙伴钻进了庄稼地,他们要通过打土坷垃仗选出儿童团团长。虽然年纪最小,但由于李英常年扔土坷垃圈羊,所以他的手最有准头。一场较量下来,李英带领的小伙伴大获全胜,他被推选为儿童团团长。

  

  儿童团成立后不久,潜伏在炮楼里的游击队员传来消息,汉奸队长“徐瞎子”要通过李庄村西的小河到对岸去。这次李英承担重任,他撑起小船来到河边,游击队员们埋伏在河对岸的芦苇丛里。刚准备好不久,腰挎手枪的“徐瞎子”就走了过来:“小鬼,撑我过河,给你一块银元。”李英迅速将小船划了过去,随后载起“徐瞎子”划向河对岸。船上的“徐瞎子”洋洋得意,丝毫没有提防。在离对岸还有四五米时,李英暗暗加速将小船狠狠撞向河边的木头桩,“徐瞎子”站立不稳,埋伏的游击队员一拥而上,将其抓获。“四月二十八,毙掉徐大瞎,百姓笑哈哈……”这段顺口溜在此后四五年内,一直流传在李庄村附近的游击区里。“这一下我们儿童团出名了……”李英仿佛回到了当年,说着说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情绪格外高亢,“后来获得上级奖励,奖品是一块毛巾和几根油条。”

  

  “小刺猬”延安学吹号

  

  1944年,李英12岁,已经在附近游击区小有名气。除了上学,为了谋生,他还要到附近一村庄地主家打短工。一天,由于受地主的气,他偷偷溜走,跑到河南濮阳参加了八路军。“到濮阳那天,几名战士正在练习吹冲锋号。”李英一边翻日记,一边回忆当时的情景,“当班的杜班长嫌我年龄小,不让我入伍。我急中生智,说我认识肖华司令员。”此前,肖华曾在李庄附近领导过对敌斗争,李英见过他几次。随后,经肖华亲自批转,李英参加了八路军。不久,李英和几名战士奉命到延安学习吹号。“三斤小米,两颗手榴弹,便是我的全部行李。”李英笑着说,“一路上,到处都是鬼子的炮楼,我们只好白天睡觉,晚上赶路,18天后才到了延安。”

  

  到达延安后,原本为期一年的学习,李英三个月便结束了。“那时候,我年龄比较小,脾气又倔,常常与其他战士发生摩擦,人家都叫我‘小刺猬’,朱德听说后,便让我提前毕业了。”说到这里,李英哈哈大笑起来。

  

  邓政委身边的司号兵

  

  李英从延安军事学校毕业后不久,便遇到了来延安开会的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志远。看到李英冲锋号吹得特别出色,刘志远便把他要走当司号兵。回来时,李英跟随刘志远走到濮阳时,碰巧遇上了刘伯承和邓小平。一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吹过后,李英的吹号技艺打动了邓小平。“他老是看我,问我几岁了,我回答说12岁多点,他便悄悄劝说我,让我跟他去当司号兵。”李英回忆说,“虽然刘志远对我也很好,但我认为跟着大官肯定能打大仗,所以就跟着邓小平走了。”

  

  1946年,在著名的大杨湖战役中,吹总攻冲锋号的便是李英。“那时候年龄小,根本认识不到战争的残酷性,一发炮弹把我打翻在地,我站起来仍然往前冲。”大杨湖战役结束后,李英荣立一等功,并获得与刘伯承、邓小平合影的机会。“我站在坦克车上,刘伯承和邓小平站在我旁边,我感觉特别得意。”现在,这张照片保存在中国革命博物馆。此后数年,李英一直待在邓小平身边,当司号员和通讯员。

  

  1950年,在邓小平的关怀下,李英考入华北军政大学,从华北军政大学毕业后,考入洛阳一所军校。27岁时,他从军校毕业到河南军区当了一名连长,很多年后,他写了一篇文章叫《新连长上任》。采访中,记者惊叹于他的记忆力,虽然年近八旬,但60年前事情的时间、地点都记得清清楚楚。

  

  发表文章三百余篇

  

  1970年,李英从部队专业,同年5月1日调回菏泽,1993年离休。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李英一直笔耕不辍。战争年代,李英的背包里通常有几样东西——手枪和钢笔、纸张。解放后,李英更是以百倍的热情投入到写作中,中篇小说《喜耕牛的故事》、《支前工刘贵荣》相继发表。“有时候晚上从睡梦中醒来,打开灯就写作。”李英翻阅着日记说,“我的小说一般是在早晨散步时构思,上班间隙写作,下班后寄走,下一周就刊发了,《夫唱妇随》、《志同道合》都是这样写成的。”

  

  早在战争年代,李英就与丁玲、冰心、周立波、冯牧等著名作家有密切交往。1947年,丁玲住在河北省阜平县的抬头湾村写作《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担任其初稿印刷工作的便是李英。“那时候,我每天待在印刷机旁,书页印刷完,我便用订书机装订起来。”60余年过去,李英仍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他们也在这样的紧张工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种友谊一直保持到丁玲去世。

  

  采访中,记者看到李英的书桌上摆放着一本大红证书,原来他写作的《回忆我在公安二院》,在中组部组织的全国离退休老干部“与党同呼吸、共命运,先连心”征文活动中获奖。自1949年10月6日在《战友报》上发表第一篇文章开始,截至目前,他已经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300余篇,合计40万字。具体获得多少奖项,李英说自己也记不清了。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