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李宗琪老人讲述自己抗日的故事

    家住菏泽的李宗琪老人今年已经89岁高龄,1942入党的他先后参加清丰、南乐、阳谷战役,曾两次负伤。6级伤残的他现只能够终年坐在轮椅上。听到笔者要采访他的那段故事,尽管离他参加战役已经过去了60多年之久,李宗琪老人讲述的依旧很清晰。泪水朦胧的双眼不时流露出痛苦、悲伤的神情······

  1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16岁成为当时第八军分区最小的“小八路”

  李宗琪,,高小文化, 19273月出生,1942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2月参加工作,河南省范县杨集镇牛桥村人,家住山东省菏泽市开发区丹阳办事处双庙陈社区。1943-1945年先后参加清丰、南乐、阳谷战役,两次负伤,1945,因伤转入军区卫生连,1950年转业,先后在菏泽市公路段、菏泽地区交电、地区食品公司工作。六级伤残(证号:R001112),国家离休干部。

  724,炎炎夏日,笔者来到了菏泽市开发区丹阳办事处双庙陈社区拜访89岁的、曾经转战冀鲁豫边区的抗日老战士李宗琪老人。家人用轮椅把他推出来,打开挂在墙上一个已经洗得泛白的军用挎包,里面放着大大小小10多种证书和奖章。听说要采访他抗日的故事,李宗琪老人泪水朦胧的双眼不时流露出痛苦、悲伤的神情,我们也深深体会到老人那不堪回首、战友生离死别的痛彻心扉的感受。听家人说李宗琪虽然有时有点神志不清,但只要一抚摸着它们,老人马上情绪激动起来:“现在生活好了,但过去的炮火和动荡的生活永远忘不了啊!最不能忘怀的是我那些牺牲的战友。”

  在墙角,我们看到了一双特制的鞋,由于清丰和阳谷战役,李宗琪老人两次受伤,至今大腿上还打着钉子,因截肢,他的两条腿不一样长,所以一只鞋子比另外一只鞋子高5公分多。每年从济南都给他邮来2双别致的单鞋和棉鞋。到了2010年以后,由于老人无法站起来,就没再邮过。

  听老人讲:1938,11岁的他正在河南省范县杨集镇牛桥村上私塾,尽管常常饿肚子,但还算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但自从日本鬼子占领河南山东以后,生活和情况越来越糟糕,村民们一个个神色惶恐,逃了逃 ,躲了躲,不敢在家。学也不能上了,老爹跑了,粮食被抢走了,几天也吃不上一顿饭。鬼子挨村拆老百姓屋子、到处砍树修炮楼,村与村之间,交通便道,鬼子的炮楼一天天多起来,大路、要道还架上了铁丝网,只要有人路过就盘问这、盘问那,稍微不如意,就抓起来严刑拷打,邻村的“张二叔由于倔强,顶撞了小日本两句,被当场用刺刀刺死。”

  李宗琪说,那时候,他有点文化,是村里抗日儿童团团长,也是个 “孩子王”,他每天都带领小伙伴在村口放哨,可恨死鬼子了。他的一个堂哥参加了八路军,不时从家人那里听说堂哥参军打仗的消息。他说他也要以堂哥为傲,希望有一天能像哥哥一样打鬼子。”于是,在家常常自己躲起来练军姿,时刻准备打日本鬼子。1942,15岁的李宗琪光荣加入里中国共产党。

  1943,刚满16的李宗琪报名参加了八路军冀鲁豫第八军分区司令部教导队,当时司令员曾思玉,政治委员段君毅、万里,副司令员何光宇。军训半年后,转入该军区政治部做通讯员和宣传干事,当时在第八军分区他是最小的“小八路”。发传单、贴标语、送信这些活天天干。

  用钉子固定被打折的大腿  现钉子还在腿内

  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对冀鲁豫边区发动了更加疯狂的扫荡,不仅深挖了300多公里长的封锁沟,而且高筑封锁墙,拉铁丝网、电网,把一个个村子都围起来。

  “那个时候,放眼望去都是连绵的封锁线,看得人心惊胆战,耕地都荒废了,当时感觉整个冀鲁豫平原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着,阴森而又恐怖。”李宗琪告诉记者,当时为了躲避日军扫荡,他所在的部队天天都要转移驻地。有时一晚上要跑七八十里,每天早上9时多吃一顿饭,然后到晚上6时多再吃一顿饭。如果得到日军要来扫荡的消息,晚上吃完饭就要准备转移了。“日本人来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撤。撤退也是一种策略。”李宗琪说起当时跟鬼子打游击的情形,得意地笑了。

  尽管在枪林弹雨里东奔西走,但沿途的百姓给了他们无穷的温暖和力量。“老百姓就算生活再困难,也会千方百计地为部队筹集粮食。抗战胜利的幕后英雄,其实是成千上万的群众。”至今,李宗琪还记得一位大娘要送给他的礼物。“我天天跑来跑去,鞋子破破烂烂的,脚上也都起泡了。有一天,有位老大娘特意给我送来了她纳的千层底布鞋,还有刚炒的干粮,虽然因为部队纪律没有收下,但是我心里真的很感动。”

  1944,随着战略反攻的到来,蜷居在冀鲁豫边区的日军更加负隅顽抗,郭小寨位于河南省清丰县到范县的要塞,炮楼据点10多个,也是清丰的门户,驻守日伪军相当残酷,到处烧杀抢掠,活埋党员和群众10多人,周边群众痛恨到极点。李宗琪老人说,1944,他所在的第八军分区攻打郭小寨,敌人特别顽固,靠炮楼据点死守,战役相当残酷。当时的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战场上硝烟弥漫、火光四起,李宗琪所在的部队一晚上要冲锋三四次,敌人被打退后不一会儿工夫又攻上来,拉锯式的反复争夺阵地,战友们死伤大约有80多人。最终打掉了郭小寨,解放了清丰县。

  听李宗琪老人说,在大清丰战役中他的大腿被打折,用钉子固定上,直到现在钉子还在腿内。当时他只休息了一个月,又参加了南乐战役和阳谷战役。

  麦收前夕日伪军策划抢粮  防御工事坚固相当难打

  老人说,1944,冀鲁豫军区部队和地方武装,经过一系列的战役和战斗,积极主动进攻日伪军,取得重大胜利,使一些小块游击区扩展为大块根据地。新收复清丰、内黄、朝城、莘县、寿张、丘县、濮阳7座县城,连同过去已有的濮县、范县、观城3,共有10个完整县。除水东地区外,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已基本连成一片。

  进入1945,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势如破竹,纳粹德国已经面临总崩溃的命运,日本军国主义也走上穷途末路。在1944年中国敌后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和胜利发展的基础上,1215,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上发表《一九四五年的任务》的重要演说,提出1945年党和敌后抗日根据地所面临的15项任务,号召根据地军民“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把一切守备薄弱,在我现有条件下可能攻克的沦陷区,全部化为解放区”。根据这一指示,冀鲁豫分局和军区决定于1945年春,对边区日伪军盘踞的城镇和据点继续发动攻势作战,进一步扩大解放区。 自清丰、濮阳、朝城解放,冀鲁豫边区中心区与沙区连成一片之后,但南乐县城及其周围据点便突出于冀鲁豫抗日根据地之内。

  据了解,南乐位于冀鲁豫边区腹心地区,是日伪军在豫北的一个重要而强固的战略据点。此时,城内驻有伪东亚同盟自治军杨法贤的第3旅旅部和该旅第2团及警备队约2000余人,另有日军北支派遣军第2965部队树田中队30余人。南乐城的南清店驻有伪军郭乐亭部400余人;城西之楚旺镇驻有伪军陈静斋部及程道会师第6团及日军30余人;城西之元村集驻有杨法贤旅第4团一部;城北王庙驻有伪军200余人,日军10人。

  这些日伪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冀鲁豫边区的人民群众纷纷要求我军乘胜进军,早日打下南乐城,拔掉日伪据点,武装保卫麦收。

  豫北大地正是麦收前夕,一望无际的麦田,碧浪千顷,扬花吐穗,丰收在望。随着小麦的成熟,一年一度的小麦争夺战也随之到来。日伪军正在紧张地策划抢粮。

  冀鲁豫军区杨勇副司令员审时度势,1944421日下达了南乐战役(3)作战命令。决定以第3789等军分区主力及地方武装一部,发起南乐战役,攻下南乐城及其周围据点,歼灭日伪军有生力量。

  李宗琪老人所在的第8军分区7团及地方武装一部攻打南乐城,由该军分区司令员曾思玉和政治委员段君毅负责指挥,424日打响战斗。第9军分区卫河支队、高陵县(今划入河南省浚县、内黄、汤阴3)基干大队、滑县独立团在浚县迷惑敌人,16团、骑兵团、新4路为左纵队,由该军分区政治委员张国华、副司令员赵东寰指挥,其任务是以一部兵力消灭南清店守敌,主要是打击可能来自大名方向之援敌。第3军区23团及一部地方武装24日晚开始动作,消灭杨桥海及郭德会部,吸引大名、魏县之敌。军区前指带特务团4个步兵连进至南乐城东北约2公里之王寨,特务团为军区预备队。

  南乐城敌人的防御工事比较坚固。日军盘踞的城南大街西大院四周筑有围墙,围墙外是十余米深、数米宽的壕沟,东北、西南、西北角各有3个炮楼,敌人拆除了炮楼周围的民房,扫清了射界。伪军杨法贤旅的旅部及其特务团第23456连驻守在城西,防区内有4个城楼。特务团团部驻守在城东北角。伪军第26连和第437连分别守卫4个城楼。警察所驻守城西北角。全城计有炮楼15个。炮楼高低不一,最高的十余米,且暗堡密布。城墙高达十余米,4个城门两侧筑有岗楼,并设有拒马、铁丝网。城墙外的护城河,设置有鹿砦和木栅栏,重要地段设有铁丝网。

  城外李屯、吴屯、三里庄、袁庄、左宁寺、前后陈庄等伪军据点,均筑有防御工事。据点周围挖有一道三四米宽、四五米深的壕沟,并设置有吊桥及鹿砦、木栅栏等。各据点守敌多则上百人,少则数十人。不难看出,敌人工事坚固,布防严密,互相支援,相当难打。

  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战役胜利 地方政府赠部队一面“人民救星”的锦旗

  李宗琪老人说他们第8分区根据敌人的城防工事和兵力部署,以军分区炮兵连、特务连、公安连及南乐、昆尚县(今划入东平县和阳谷县)基干大队配属7团为攻城部队,由团长温先星、政治委员杨俊生指挥。打法是,攻克城垣后,即穿插分割敌人,先歼灭伪军,后歼灭日军。濮县、清丰县基干大队分别包围城外伪军据点,以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相结合的办法克敌制胜。

  424,战斗打响,8军分区第7团第1营第3连进抵南乐县城西北角,并于深夜23,在炮火的掩护下,仅用4分钟即突入敌人外壕,在南乐城西南角打开了突破口,后续部队迅速攻进城内,将伪军特务营营部及伪警察所全部解决。同时,7团第2营解决了城隍庙伪军特务营第3连等170多人,控制全城的制高点天主教堂。25日拂晓,我军攻入城内之部队猛烈冲杀,将伪东亚司盟自治军第3旅杨法贤部歼灭大半。26,7团第3营在连续打垮伪军的反扑后,炸毁伪旅部主炮楼,城内除由日军驻守的一座炮楼外,其余伪军全部被歼灭。

  这时,8军分区(运西)濮县县大队攻克五花营据点。第9军分区第16及新4路等部将元村据点伪军大部歼灭。第9军分区(直南豫北)的卫河支队等部攻克南清店和近德固据点。第2军分区(冀南)23团攻克海子据点。第7军分区(鲁西北)部队攻入大名、南乐间的重镇龙王庙,围困该据点日军一个小队,歼灭伪军一个中队,并烧毁卫河木桥。此外,其他军分区地方武装还包围了南乐、大名、广平等地的外围据点、碉堡26处。

  27日凌晨3,攻城部队再次炮击城内仅存的日军炮楼,部分指战员随后冲进炮楼,与日军展开肉搏战。到630,该炮楼日军全部被消灭。南乐战役至此胜利结束。 这次战役的胜利,使卫西与卫东解放区连成一片,十几万人民得以重见天日。55,军区在清丰县马村召开了3万军民参加的祝捷大会。杨勇副司令员兴致勃勃地登上主席台,他高度评价了这次战役,并表彰了战功卓著的单位和个人。地方政府赠给部队一面写着“人民救星”的锦旗。

  炮弹在身后爆炸腿被截肢  讲述时泣不成声

  19457,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八路军冀鲁豫军区部队在山东省阳谷及临清地区对伪华北绥靖军的进攻战役。

  阳谷县城高壕深,四面城门皆有瓮城,城楼及四角筑有明、暗火力点,城内街心筑有核心工事,是楔入冀鲁豫中心区的坚固据点。该城守军系华北绥靖军第4集团军第9团、伪阳谷县警备大队及逃入该城的伪寿张、朝城、莘县等警备大队共3000余人。八路军收复东平、莘县之后,该城已处于三面被围之中。为拔除该据点,冀鲁豫军区集中4个军分区部队,在地方武装配合下,发动了阳谷战役。20,在临清至阳谷间长达80余公里的战线上,冀鲁豫军区部队对日伪军发动猛烈攻势作战。

  212,李宗琪老人所在的冀鲁豫军区第8军分区4个团主力对阳谷城东门两次突击未克。23日夜,攻城部队实施多处突击,重点突破的战法,一举将多处突破,伪军退守中心据点,被分割包围。经火力突击与政治攻势,伪阳谷及退居城内之莘县、寿张警备队和伪政府人员相继投降,唯伪绥靖军第9团负隅顽抗。攻城部队连续爆破,26日上午,将核心碉堡炸毁,伪军被全歼,解放阳谷县城。

  李宗琪老人说,这次战役相当残酷,他的一个副团长(忘了名字)牺牲了。我军伤亡很大。在战斗中,李宗琪和战友们在修筑工事时,忽然一颗炮弹打来落到他旁边,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边的连长急忙喊一声“卧倒”,按着他的肩部卧倒在地上。幸好炮弹在他身后爆炸,腿又炸的血肉模糊。“要不是我们连长,我早就没命了。”李宗琪一边讲,一边指着自己腿上疤痕说,等他醒来,已经在后方医院了,他的腿被截了一段。在医院期间,他的一个排长、山西战友也受了重伤,腿被截肢了,头也包的严严实实的,只漏眼睛和鼻孔,睡觉时常喊:“冲啊!冲啊!”没多久就牺牲了。一说到这,李宗琪老人早已泣不成声了。

  千千万万个抗日勇士中的一员 希望年轻人珍惜来之不易好时光

  抗战胜利后,李宗琪老人转到了部队卫生连。他细心照料、照顾受伤的战友,弥补心灵上的创伤。1950年转业到菏泽公路段工作。

  上世纪60年代初,由于国家经济整体紧张,中央决定进一步精简职工和减少城镇人口,除了动员精简下来的职工还乡,有计划地安置职工、干部到好的生产队和国营农林牧场工作以外,还根据实际情况安排部分家属和学生回乡。李宗琪老人不顾家属的反对,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的老伴和儿子送到了菏泽市赵楼公社双庙陈村(对象的娘家)。没提任何要求,在一块坑塘地上盖了2间土屋居住到至今。他从没有因为自己是老革命向上级提要求安置儿女,

  他的老伴、儿子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

  李宗琪,只是中国千千万万个抗日勇士中的普通一员。今天,身在牡丹之都的这位老人,把荣耀和战功埋在心底,仍以一名老战士、老党员的身份向人民传递着不朽的革命精神和爱国情怀。

采访结束时,李宗琪说,在抗日战争中受的苦都已经过去,希望年青一代能记住那段历史,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好时光,发扬不屈不挠、勇于抗争的民族精神,奋力打拼美好的明天。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