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与精神赡养的社会支持研究

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与精神赡养的

   社会支持研究

 

青岛市社会科学院 刘同昌

 

提要

相对于物质上的供养,“精神赡养问题是独特而且重要的。在对人的一切不利影响中,最使人短命的就是不良的情绪和恶劣的心境,满足老年人物质生活的同时,不可忽视他们对精神关怀的内在需求。老年群体基本的物质和精神需求以及各种发展性的需求的满足和国家与政府、社区、家庭与老年个体所组成的这一支持体系有着不可或缺的联系。

关键词   老年人   精神需求   精神赡养  社会支持

 

一、老年人精神需求问题的提出

21世纪是人口老龄化的世纪,中国的老龄化是在经济尚不发达、经济体制改革和社会结构转型尚不完善的情境下冲击而来。我国老龄事业面临快速老龄化、老人高龄化和家庭空巢化三大挑战。随着家庭规模的缩小、子女社会流动的加剧以及社会其他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老年人日常照料、精神和情感需求的满足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障碍。如何满足老年人口日益增长的需求是政府及社会各个方面都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难题。从社会支持与需求满足的角度来看,基于老年的实际生活状态,建立社会支持系统的目的在于满足老年人的社会需求。

社会支持是与弱势群体的存在相伴随的社会行为, 它是一个人的基本需求通过与显著的他者直接的互动而得到满足的程度。中国,是一个关系本位的社会。中国社会的关系网络非常发达,亲属关系、朋友关系等强关系在社会资源获得方面具有绝对优势。而社会资本的本质特征是一种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体现一种累计性特点,体现在人与人的交往过程中所产生的社会信任、社会规范、互惠和社会网络之上。社会资本的这一功能说明有必要探讨在老年这一边缘群体中构建富含社会资本的社会支持体系对满足老年养老需求的可能性和现实性。

思考老龄人群的生活质量问题,有两个因素值得注意:第一,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在未来的若干年内,老龄人口的绝对数量以及在总人口中的比例都将继续上升,老年人的问题将表现出越来越明显的普遍性。因此,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是一个社会需求十分广泛的问题。第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综合国力不断加强,经济水平不断提高,我们的社会从总体上讲,已经进入小康。因此,在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方面,我们将拥有越来越充足的物质条件。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有必要、有条件转变观念,把对老年人群的关心从躯体健康层面向精神健康层面提升,把对老年人的关注从仅仅关心他们的物质生活提高到关注他们的的文化、休闲生活,在积极为老年人提供物质生活保障的同时,努力为老年人创造良好的精神生活条件。
     
二、精神赡养的涵义与内容

(一)精神赡养的涵义

精神赡养问题构成了老龄问题的深层挑战。众所周知,养老的话题一般是针对老年人的需求而言的。老年人既有物质上的需求,也有照料上的需求和精神上的需求。相对于物质上的供养,“精神赡养问题是独特而且重要的。独特是说精神赡养问题的性质不同于物质赡养或经济供养,这是一个具有相对独立性的问题。重要是说这一问题直接关系到老年人的健康价值、生活质量和家庭幸福。现代长寿理论明确指出:在对人的一切不利影响中,最使人短命的就是不良的情绪和恶劣的心境。广义来讲,“精神赡养大致包括了对老年人的情感支持和心理慰藉。随着社会的变迁,精神赡养成为一个相对独立于物质供养而日趋重要的问题。精神赡养同时满足了年轻人的道德需求和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对精神赡养范畴的把握应从人格尊重、成就安心和情感慰藉三个维度来展开,换言之,全方位的精神赡养必须同时满足老年人的自尊需求、期待需求和亲情需求。从传统孝道到精神赡养的演变路径是:老人本位代际平等”,单一满足情感需求兼顾激发生命潜能。积极的精神赡养包含了晚辈精神上的自足和祖辈精神上的自强。

(二)、精神赡养的主要内容

1.人格上尊重,满足自尊的需求:自尊心,人皆有之,何况耗尽了半生心血才将子女养育成人的父母,更是理所当然希望得到子女的孝顺和尊重。讥笑、责难,甚至虐待老人等行为都是不道德的。有位老人在一项调查留言中说:“要提倡尊老敬老,改善爱少过分,尊老不足的现象”。尊敬老年人,适当满足老年人的需求,在我们国家是一种传统美德。 
    2
.精神上安慰,满足依存的需求:老年人普遍存在一种空虚和孤独的心情,他们希望享受天伦之乐,得到家庭温暖。子女书信问候,节假日探访,捎一点老人所喜欢的食物,甚至小辈们的亲近与求教,都将使老人感到莫大的欣慰。 
    3
.生活上关心,满足求助的愿望:随着年龄增长,很多事情老人已力不从心了,小到穿针引线,大至粗重活儿,都需要后生晚辈去主动关心。如果患病卧床,就更需要别人的帮助了。

4.言语上沟通,排遣寂寞的需要:老年人在休闲时常会产生一种失落感、自卑感和孤独感,尤其是儿孙们上班或上学后,忧郁之情就难以排解。此时,若邀两三个知己朋友,海阔天空地“侃”上一阵子,老人的精神状态可大为改观。言语交流与沟通,可健脑益神。聊天内容上至天文地理,下至家长户短;大至国家政治时事和社会新闻,小至凡人琐事和柴米油盐酱醋茶。聊天时,老人既可缅怀留恋过去,又可憧憬幸福晚年,还可交流饮食保健和延年益寿的经验。从聊天中增长知识,获得信息。真是领略真情在人间,体会趣味哲理在百事。  言语交流与沟通,可排遣寂寞。会使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对调节情绪宽阔胸怀,增强机体免疫力大有益处。

5.环境优美,满足舒适的需求:日本一位心理学家认为,人进入老年期后有四种丧失,即生活环境丧失、身心健康丧失、亲朋好友丧失和生存目的丧失。所以老年人要求生活环境好些,以满足其舒适感的需要。有活动场地进行锻炼,以促进身心健康。通过参加活动可结交新的朋友,以排除孤独感。生活环境对一个人的身心健康影响很大,在城市建设时,要给老人健身、娱乐、养老多留些空间,以满足他们欢度晚年的心理需求。老年人需要有一个整洁、优雅、舒适、安静的环境,这是老年人休养生息、健康长寿的条件。 
    6
.要注意满足不同的心理需求:长期患病的老年人心理变化是复杂的,由健康人转变为“病人角色”,会很不适应,内心向往健康,便产生焦虑不安、烦躁情绪,他们需要得到安慰、支持和帮助。通过家属子女关怀、照顾,使老年人在患病期间能够安心养病,保持心情愉快,争取早日痊愈。  居丧老年人(指近期内失去配偶的老年人)的心理活动变化剧烈,很多人由于不能较快地适应新情况而致使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甚至导致早衰、早亡。一位研究者指出居丧老年人的心理活动变化可分为七个阶段:震惊、心情纷乱、强烈的情绪波动、有罪感、孤独、宽慰自己、重建新的心理模式。因此,我们应该尽可能地设法缩短这些阶段,尽快恢复正常的心理活动,这就是心理适应。

三、老年人群的精神需求是老龄社会的深层挑战

1、需求中的感情需求始终是老年人心里最为强烈的一种需求。

老年群体是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需求结构会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生重大的变化。从历史的角度看,人“一旦满足了某一范围的需要,又会游离出、创造出新的需要,这是人类自然发展的规律。”在分析老年人群的需求之前我们首先应该明晰老年人群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老”化是一个分化和个性化的过程,由于年龄的增长、身体状况的改变、社会地位的下降,其独立性逐渐消失,依赖性开始增强。在一项对城市老人社区服务需求意向的调查研究中发现,老人在日常生活照顾和就医两方面存在明显的困难,因此有迫切和实际的需求。以老年人在代际关系中表现出来的“责任伦理”为分析视角,这种“责任伦理”在养老中表现为大多数老年人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生存必需的经济来源和日常生活照料这两件大事,对于城市家庭赡养必须具备的精神慰藉的问题,他们虽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是当子女不能完全满足的时候,他们也采取了一种理解和宽容的态度,只是希望子女提供一个家庭养老所必需的亲情环境。调查发现城市老年群体的需求按主次排列为医疗与健康照顾、文化生活与精神慰藉、日常生活料理、经济需求四个方面。从“五个老有”角度,将老年人的需求分成物质需求、健康需求和精神需求(感情需求、发展需求和价值需求)三个方面。在社会现代化的进程中,作为老年人最基本需求的物质需求正在下降和弱化,健康需求是许多老年人的首要需求,精神需求中的感情需求始终是老年人心里最为强烈的一种需求。

从目前的研究看,大多数学者关注的多是老年人的照顾以及精神需求,而在前些年人们关注的主要是老年人的经济供养问题,即物质需求。这是因为“未富先老”的社会境况使得物质性的养老资源显得稀缺因而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和重视。需求的变化其实是社会现代化的反射,即老年人的需求扩张也是一种规律性的现象,这种需求结构的扩张是沿着有内隐到外显,自低级向高级,从物质到精神,自家庭到社会的路线实现的。在一个人们越来越崇尚生活质量的时代,老年人自然不会仅仅满足于物质性的需求,随之而来,精神需求会变得越来越重要。[1]

2、精神慰籍水平成为老年保障水平的关键点

众多调查和现象告诉我们,老龄化正在加剧,体制的完善还没有及时跟上,社会养老还代替不了家庭养老,即使是在城市,社区服务还远不能满足广大老年家庭的需求,告别孝道为时尚早,相反,我们还要大力提倡孝道。现代社会(尤其在城市中)条件下物质供养通常已经不是老年保障问题的核心,精神慰籍水平成为老年保障水平的关键点。大量的实证研究指出了初级社会关系作为社会资本在老人照顾方面的功能。很多调查表明,老年人最想从子女那里得到的不是金钱而是亲情,他们认为儿女孝顺是自己幸福的重要因素。家庭赡养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会支持的一种主要形式(尤其是在农村地区),而且也是老年人最易得到的一种资本形式。

美国学者罗伯特·哈维格斯特提出的“活动理论”认为,老年人应该积极参与社会。只有参与,才能使老年人重新认识自我,保持生命的活力。作为被关怀和照顾的老年人不要把自己封闭在狭小的居住空间内,要主动走出家庭,走向社会,找到积极、健康的精神寄托,心怀“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的生活态度,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发挥自己的余热。科尔曼指出,社会资本的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降低,并指出网络的封闭性与社会资本的更新对于保持社会资本的意义。所以这种自我支持资本的增值才是老年人转变为“非老年人”的主要来源和动力。

3、推进精神赡养是是社会支持的重要内容。

在老龄化程度逐渐提高的当今社会,无论是无子女的“真空巢”老人、与子女分开独住的“形式空巢”老人、还是虽和子女同住,却缺乏沟通的“无形的空巢”老人都面临心事没处诉说、生活无法料理、怕生病、怕意外、怕孤独寂寞的困境。很多老龄工作者认为:“日益增多的空巢老人成为一个值得关怀的特殊社会群体,让他们颐养晚年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通过对社区不同类型老年人群所需求的机构设置的分类,可以看出缺乏精神照料是一个共同内容。

社区不同类型老年人群

现状

机构设置需求

高龄老人

非自理老人

体弱多病、生活不能自理

经济需求大

与子女的沟通越来越少

精神慰籍缺乏

社区电子呼叫系统

上门照料服务(医疗、康复、护理、洗涤等)

低龄老人

空巢家庭老人

发展性需求的满足度低

社会照料需求大

精神慰籍缺乏

社区老年志愿者中心

家务助理、出行旅游服务

老年人协会、老年婚介所等

残疾老人

独居老人

经济需求相对比较大

缺乏人文关怀

精神慰籍缺乏

社会救济和低保、应急呼救电话、“守望协议”

对城市老年群体生活需求和社区满足能力的现状与问题的调查分析,发现老年群体对社区的知晓程度、对社区服务的依赖程度、对社区服务的实际利用频度以及社区活动的实际参与度都非常低,社区对精神慰藉方面的作用更加低微,所以加强对社区工作职能、社区机制、社区队伍、社区设施、社区资源、以及服务点的宣传也是社会化居家养老顺利开展的一个关键点,其实更重要的一点是作为能动性的老年群体自己要充分动用自己的资本,以弥补自身的弱势。

四、精神赡养在制度化基础上的社会支持

1、法律支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立法机关在保障老年群体权利方面做出巨大努力,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如《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残疾人保障法》、《民族区域自治法》等。但在社会保障方面,学者专家一直呼吁一套健全可行的法律来为社会保障所保障,所以我们国家首先应该利用强制力为社会保障提供一个完备的法律框架,明确社会保障的基本目标和管理办法,它既要覆盖全社会,又要体现“自我保障”的原则,当然最重要的是要以人为本,体现出人文关怀。通过法律所界定权利的范围应该是一种资源的制度化分配机制。在社会学意义上,资源是产生利益之可能性。而法律所界定的权利意味着“获得利益的正当手段”,代表着“一种正当理由”,有了法律老年群体才会拥有自己的权益。这种可操作化、富含信任和人文关怀的法律支持其实是老年人能够取得保障的最有力资本。《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一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由此可以看出,赡养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经济上供养,二是生活上照料,三是精神上慰藉,四是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其中,后三个方面都应当主要属于精神层面。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老年人却无从要求精神方面的赡养。因为,除了经济上供养容易明确以外,其他三个方面都不能量化,也没法准确考查,它基本上取决于当事人双方的感觉,是一种主观性很强的东西。法院在判决时只能作出明确具体可操作的结论,而不能作出不能明确执行的行为和感受。同样,当事人也没有衡量应尽这些义务的标尺。
   
法律规定中有赡养人不履行赡养义务,老年人有要求赡养人付给赡养费的权利的条文,但是却没有规定精神赡养不履行的法律后果。笔者认为,法律应当对此进行必要的补充,可参照适用精神损害赔偿的有关规定,在原来条文赡养人不履行赡养义务,老年人有要求赡养人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后增加和精神损害赔偿的权利。由此老年人在诉讼请求中就可以明确精神损害赔偿的要求,人民法院根据情况判决不尽精神赡养义务的子女支付一定的精神损害费用,以弥补老人应当享受而没有享受的精神赡养所受到的伤害。

2、政策支持

对老年人的关怀和照顾渗透于各项政策的制定中,如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中,努力使各项基本设施无进出障碍,以使老年人能够使用各种公共场所、交通和其他服务。另外政府一方面要根据人口、社会和经济情况的变动,为老人提供完备合适的养老金、医疗保险、最低生活保障、长期照顾等社会福利;另一方面, 政府还应利用本身的地位优势和资源优势, 通过制定好政策,建立好体制,从宏观上引导市场向老人服务倾斜。同时在微观上重视给养老产业的经营者以援助,如免费培训职员等,激励他们为老人提供服务。在一个优先权和价值被不断修改的社会里老年人位置在何处这一问题至关重要,所以加深认识,明确老年问题在国家社会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是改变老年人一直处于低位的一个关键因素。有了完备的政策,如何贯彻落实、如何让老年人享受政策的优势才是最主要的问题。精神赡养能为老人们留存一份宁静的精神空间。所谓精神赡养,就是社会、家庭共同关注老年人心理和精神上的各种需求,尽量给予慰藉和满足。心理专家指出,老年人心理素质逐渐弱化,进取心和风险承受能力降低、害怕孤寂、情感脆弱、容易灰心等。这些心理症状比病痛本身更折磨人,如果得不到亲人、朋友、社会的排解和抚慰,必然会导致一系列心理和生理疾病。

   老年人没有创业能力了,进入了人生的索取阶段,就算有经济压力,也应该多体谅他们的苦衷,而不能毫不相让,针锋相对。研究发现,得到社会及家庭安慰、体贴的老人,要比那些与子女关系不融洽,得不到关心爱护的老人寿命长10—15年。心理专家说,老人由于心情舒畅,体内代谢和神经内分泌调节处于良好水平,因此能够延年益寿。反之,极易产生消极情绪,使机体抵抗疾病能力下降,对很多疾病发生、发展起推波助澜作用。老年人的精神赡养作用不容忽视。尽管各国在文化背景等很多方面存在差异,但它们的发展历程几乎都显示出一个共同的特点,即经济条件越好、社会安全程度越高、社会的尊老风气越浓厚、所提供的教育等越充分,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满意度越高,幸福感也越强。

3、机构支持

着家庭日趋小型化,年轻人对老年人的赡养负担将会加重。但从现行的社会保障制度来看,主要关注的是建立以物(资金)为中心的传递、分发系统,而很少关注对退休的全面关心,这就使得关心物与关心人的断裂,其后果是造成被推出单位的离退休人员的失落和不满。这主要是由于社会上没有承接对离退休人员以全面关系的组织和机构,社区居委会也没有承担起这种“责任”。社会服务机构的缺乏、社会工作理念的短缺使得社会保障制度残缺不全。比如一些社区服务只关心建立活动设施而忽略服务对象的心理需求和社会交往需求;社会救助只关心一时的物质帮助而忽视持续的社会支持等。而现有社会机构的老人照料能力远不能满足要求,且存在供应相对过剩与实际不足的矛盾。因此,增设为老年人服务的公共设施是必要的,包括老年公寓(托老所、老年俱乐部、疗养院、护理院、老年医院、老年活动场所等),当然机构设施中的服务质量和费用问题也是应考虑在内的。       

 4、为老年人搭建精神生活的平台

敬老爱老,让老年人安度晚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究竟应该如何去敬老爱老呢?在不少人的眼里,老年人在家里安安稳稳地保养身体就是安度晚年。其实,在追求健康长寿的同时,不断充实精神生活,让生命里的每一分钟都充满光彩,这才应该是人类追求的目标。每一位老人都需要别人的喝彩与欣赏,社会应该有效利用现有资源,合理建设活动场所与设施,为老年人提供更多的交流空间与展现舞台。

形式多样的休闲娱乐生活,正是丰富老年人精神生活的重要手段,因此,重视老年人的休闲娱乐生活就是重视老年人的精神生活。帮助老年人拥有积极健康的休闲生活,是一个很重要的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在这个问题上,家庭、社区、社会应该三管齐下,积极引导老年人转变观念,并努力为丰富老年人的休闲生活创造条件。

富含社会资本的老年社会支持体系是基于国家与政府、社区、家庭与老年个体良性互动基础上的可信任服务、综合性服务和连续性支持的结合。在理解老年人的需求时,一方面要确认满足老年人基本需求的条件,一方面要了解到老年人的个人资本与他们需求满足之间的重要联系。在强调满足老年人物质生活的同时,不可忽视他们对亲情关怀的内在需求。总之,老年群体基本的生活需求以及各种发展性的需求的满足和国家与政府、社区、家庭与老年个体所组成的这一支持体系有着不可或缺的联系。

参考资料

罗映光、林丽,20064),《居家老人生活及“居家式社区养老”需求研究》[J],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行红芳,20063),《老年人的社会支持系统与需求满足》[J],中州学刊.

周绍斌,20056),《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及其社会政策意义》[J],市场与人口分析.

刘同昌,2007,《和谐之理---中国民生问题的调查与研究》,[M] 青岛出版社.

王思斌,2002,“混合福利制度与弱势群体社会资本的发展”,《中国社会工作研究》[M],社会科学出版社.

 

 

作者:刘同昌,青岛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青岛老年学会副会长

邮编:266071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