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市农村养老的困境与出路

菏泽市农村养老的困境与出路

——对健全菏泽市农村养老保障机制的调查与思考

 

菏泽市老龄办 张正春     菏泽家政职业学院 闫文晟 

 

在人口老龄化日益严峻的形势下,关心老人的今天就是关心我们的明天。大家在关心城市养老问题的同时,农村养老却被置之一边,鲜有问津。而中国农村老龄化程度远高于城市,比城市高出3%,农村老人贫困发生率是城镇的3倍以上,而领取退休养老金人数城市是农村的5倍,[1]农村老人大都靠土地和家庭养老。所以,相对于城市老人来说,农村老人是养老中的弱势群体。本文把农村养老作为研究对象,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笔者以菏泽市农村老龄化问题为突破口,希望能总结出一般性、规律性的东西,为全国其他地区养老提供借鉴。

一、菏泽市农村老龄化现状

据统计,全市现有农村老年人口122万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12.2%,占老年人口的79.2%。其中,空巢老年人41万人,占农村老年人的33.61%;失能老年人14万人,占农村老年人的11.4%;特困老年人12.1万人,占农村老年人的9.8%;80岁以上老年人24.8万人,占农村老年人的20%。[2]由此可见,菏泽市老龄人口大部分分布在农村,且存在着高龄、空巢、失能、特困等多层次性。所以说,菏泽市农村养老任重而道远,这将会成为政府、学界重点研究和思考的问题。那么,他们的生活现状如何呢?

二、菏泽市农村老年群体生活现状

据调查,菏泽市农村老年人年固固定收入多在2000元以下,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吃的基本上是自家土地上生产的东西,难得去集市上买上一次肉;穿的基本上是破衣服,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可能买上一件新衣服;住的基本上是五、六十年代盖的旧房屋,冬冷夏热;家庭用的也都是一些传统的东西,现代化的家用电器几乎没有,也不会用;他们大部分时间在地里干活和照看子孙后代,几乎不能参加一些文化娱乐活动,也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活动。就是这些辛苦了一辈子的农村老人,有的子女平时不给老人生活费,甚至有的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不给老人看病。据统计,农村老人基本健康的仅占14%,常年多病的占60%,患重病卧床不起的占27%。小病挺着,大病等死的例子并不鲜见。“新农合”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村老人的看病难、看病贵的状况,但由于种种原因,看病难、看病贵仍是不小的问题。由此看来,农村老年人生活质量偏低,医疗健康缺乏有效保障,文化生活匮乏,缺乏精神慰藉。

三、菏泽市农村养老保障存在的问题

目前,菏泽市农村养老大都还是以传统的家庭养老、土地养老为主,社会养老为辅的模式,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的养老模式不断受到冲击。

(一)养老保障不足。菏泽市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经济显得更薄弱一些,属典型的“未富先老”地区。农村老人养老的主要基础还是靠土地,对于不生意不买卖的农村老人来说,土地养老只能勉强解决温饱问题,根本没有多余的资金用来养老。由于政府财力紧张,也拿不出多余的资金来改善农村老人的生活条件,难以满足农村老人的物质文化需求。从总体上来看,在广大农村还未建成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据统计,菏泽市农村空巢老人享受低保8.9万人,占农村空巢老年人的21.9%;农村失能老人享受低保10.7万人,占农村失能老年人的76.9%;农村特困老年人享受低保11.6万人,占农村特困老年人的95.8%。[3]因此,目前菏泽市农村老人享受低保的面还是比较窄的,还不能实现全覆盖。

(二)家庭养老功能弱化。农村家庭养老实际上是以个人终生劳动积累作为基础,在家庭内部进行代际交换的“反哺式”养老模式,是农村养老的主要方式。但近年来随着家庭规模变小和青壮劳力外出务工增多,农村的“空巢率”急剧上升,乡村家庭养老功能弱化。有些子女本身已步入老人或患病或亡故,出现“以老养老”、“隔代养老”和“以老养少”等问题。这些老人的子女乃至孙辈90%是农民,供养能力相当有限,大多只能维持老年人基本生活,并不能解决农村“空巢老人”精神空虚、心理孤独的问题。

(三)土地养老受冲击。在现实中,农村养老主要依靠土地和劳动力,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大量耕地被征用,农民手中的土地越来越少,“土地养老”模式不断受冲击。另外,随着国家土地流转政策的实施,农村土地向规模化经营转移,依靠土地养老越来越不适应形势的发展。

(四)社会养老服务发展滞后。据调查,我市大多数农村尚无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由民政部门兴建的敬老院一般每乡镇一处,仅能满足大部分农村孤寡老人入住,对其他群体需要照料的老年人无力纳入服务范围。村居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尚未建立,政府购买养老服务投入有限。因此,菏泽市农村社会养老服务业发展尚在起步阶段,尚不能满足农村老人的实际需求。

(五)文化资源欠缺。城镇居民拥有丰富的文化娱乐、体育健身、住养医疗、出行旅游等公共服务资源,菏泽市农村老年活动场所建设滞后,文体活动骨干匮乏,老年教育滞后,不能满足广大农村老年人文化娱乐需求。

四、菏泽市农村养老模式探索

面对菏泽市农村老年人口多、经济欠发达、存在问题多实际情况,我们应如何因地制宜探索一条适合地域特点的特色养老之路呢?

(一)树立新的养老观念。教育引导农村老年人多通过电视、老年杂志等媒体,了解养生知识,树立健康的养老理念。引导农村老年人加强身体锻炼,增强抵抗能力。引导处于劳动年龄的农民不断增强积累和自我保障意识,树立早期投入、自我供养的新理念,在未老之前就为将来的养老生活打下身体基础和经济基础。

(二)树立新型孝道观。“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父母养育了子女,子女理应赡养父母。菏泽是善文化、孝文化源远流长,要通过宣扬善文化、孝文化等传统文化,树立新型孝道观,强调赡养父母的必要性和精神上养老的重要性。要采取多种形式加强敬老道德教育,针对农村特点搞好老龄宣传教育一条街、一面墙、孝心榜等户外老龄宣传物建设,继续开展尊老敬老模范个人和单位评选表彰活动,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带动作用,努力营造敬老助老光荣、虐待老人可耻的浓厚社会氛围。

(三)实行农村养老保险。对于失地农民,可以考虑建立“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办法”,比如,对被征地农民的养老保险,实行‘先征后保、刚性投保’办法,保障其基本生活,解除他们失地后养老的后顾之忧。”[6]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在应对老龄化问题上采取了老年护理保险制度,这是一种前瞻性的理念,虽然菏泽目前还不具备实行这种制度的条件,但作为一种新思想,我们可以借鉴。[7]

(四)创建农村“幸福院”。对于“空巢”老人,可以探索农村“幸福院”养老模式。[8]根据不同情况,“幸福院”可以分为三种层次。一是实行寄宿式“幸福院”,就是老人的吃住完全都在“幸福院”。这种模式比较适合于一些“空巢”老人、失独老人,只是这种模式花费要高一点,老年人可以根据自家的经济情况有的放矢的采取这种养老模式。二是实行“日间统一照料、夜间分散居住”的“老人幼儿园”养老模式。[9]就是针对老年人群体建立的日托中心,其管理和运营模式安全按照现在幼儿园的方式来进行,对于入园的老人早上由家属送来,晚上再由家属接走。而中间的这段时间,则由日托中心的工作人员负责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安排老人进行各种活动。这种模式适合一些不愿意离开自己家的高龄老人,或者子女平时上班忙,无暇顾及老人的家庭。这种模式一方面减轻了父母常住养老院给子女带来的经济负担,另一方面又避免了老人长时间见不到子女所带来的情感空虚,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半居家养老模式”。三是实行“农村互助式养老”。就是由村里 “集体建院、集中居住、自我保障、互助服务”的新模式,由村集体利用闲置房屋建设幸福院,老人免费入住,生活费用自理,老人之间相互照顾。在欠发达的农村,当社会养老还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采取兼具社会养老与家庭养老优势的“农村互助养老”,无疑是一种不错的选择。[10]

(五)探索农村老年人医老模式。积极整合城乡卫生资源,建立健全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探索建立“家庭病房”、“流动诊所”等惠老便民医疗组织形式,完善老年人免费健康查体、免费参加新农合等老年优待政策,努力提高农村老年人医保、大病等制度的救助范围和标准。加强老年健康教育及长寿科学研究,提高老年人自我保健能力,促进健康老龄化。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