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养”是农村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

“老有所养”是农村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

    菏泽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张正春

10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外记者见面会掷地有声地说:我们要举全党全国之力,坚决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确保兑现我们的承诺。老年人作为社会重要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宝贵财富和资源,也是脱贫攻坚不容忽视的重要特殊群体。菏泽市地处鲁西南是革命老区,也是全国重点贫困地区。据2016年老龄事业发展统计,全市共有老年人口157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15.7%,每年增速4.3%,在全市贫困人口中老年人约占52%左右。由此可见,菏泽市老龄人口大部分分布在农村,且存在着高龄、空巢、失能、特困等多层次性,菏泽市农村养老任重而道远。

一、农村“老有所养”现状不容乐观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但据调查,菏泽市农村老年人年固固定收入多在3000元以下,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吃的基本上是自家土地上生产的东西,难得去集市上买上一次肉;穿的基本上是破衣服,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可能买上一件新衣服;住的基本上是五六十年代盖的旧房屋,冬冷夏热;家庭用的也都是一些传统的旧东西,现代化的家用电器几乎没有也不会用;他们大部分时间在地里干活和照看子孙后代,几乎不能参加一些文化娱乐活动,也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活动。就是这些辛苦了一辈子的农村老人,有的子女平时不给老人生活费,甚至有的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不给老人看病。据统计,农村老人基本健康的仅占14%,常年多病的占60%,患重病卧床不起的占27%。小病挺着,大病等死的例子并不鲜见。新农合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村老人的看病难、看病贵的状况,但由于种种原因,看病难、看病贵仍是不小的问题。由此看来,菏泽市农村老年人生活质量偏低,医疗健康缺乏有效保障,文化生活匮乏,缺乏精神慰藉等等。

二、农村老年群体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不能掉队”。菏泽市由于经济欠发达,全市老年人口数量大、占比高、生活基础薄弱,抗风险能力较差。目前,菏泽市农村养老大都还是以传统的家庭养老、土地养老为主,社会养老为辅的模式,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的养老模式不断受到冲击。

(一)养老保障不足。菏泽市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经济显得更薄弱一些,属典型的“未富先老”地区。农村老人养老的主要基础还是靠土地,对于不生意不买卖的农村老人来说,土地养老只能勉强解决温饱问题,根本没有多余的资金用来养老。由于政府财力紧张,也拿不出多余的资金来改善农村老人的生活条件,难以满足农村老人的物质文化需求。从总体上来看,在广大农村还未建成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据统计,菏泽市农村空巢老人享受低保8.9万人,占农村空巢老年人的21.9%;农村失能老人享受低保10.7万人,占农村失能老年人的76.9%;农村特困老年人享受低保11.6万人,占农村特困老年人的95.8%。目前,菏泽市农村老人享受低保的面还是比较窄的,还不能实现全覆盖。

(二)家庭养老功能弱化。农村家庭养老实际上是以个人终生劳动积累作为基础,在家庭内部进行代际交换的“反哺式”养老模式,是农村养老的主要方式。但近年来随着家庭规模变小和青壮劳力外出务工增多,农村的“空巢率”急剧上升,乡村家庭养老功能弱化。有些子女本身已步入老人或患病或亡故,出现“以老养老”、“隔代养老”和“以老养少”等问题。这些老人的子女乃至孙辈90%是农民,供养能力相当有限,大多只能维持老年人基本生活,并不能解决农村空巢老人精神空虚、心理孤独的问题。

(三)土地养老受冲击。在现实中,农村养老主要依靠土地和劳动力,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大量耕地被征用,农民手中的土地越来越少,“土地养老”模式不断受冲击。另外,随着国家土地流转政策的实施,农村土地向规模化经营转移,依靠土地养老越来越不适应形势的发展。

(四)社会养老服务发展滞后。据调查,我市大多数农村尚无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由民政部门兴建的敬老院一般每乡镇一处,仅能满足大部分农村孤寡老人入住,对其他群体需要照料的老年人无力纳入服务范围。村居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尚未建立,政府购买养老服务投入有限。因此,菏泽市农村社会养老服务业发展尚在起步阶段,尚不能满足农村老人的实际需求。

(五)文化资源欠缺。城镇居民拥有丰富的文化娱乐、体育健身、住养医疗、出行旅游等公共服务资源,菏泽市农村老年活动场所建设滞后,文体活动骨干匮乏,老年教育滞后,不能满足广大农村老年人文化娱乐需求。

三、新时代农村养老模式的新探索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积极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健全老年人关爱体系,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这是中央进入新时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庄严承诺。面对菏泽市农村老年人口多、经济欠发达、存在问题多实际情况,我们应如何在脱贫攻坚中探索一条适合地域特点的特色养老之路呢?

(一)树立新的养老观念。教育引导农村老年人多通过电视、老年杂志等媒体,了解养生知识,树立健康的养老理念。引导农村老年人加强身体锻炼,增强抵抗能力。引导处于劳动年龄的农民不断增强积累和自我保障意识,树立早期投入、自我供养的新理念,在未老之前就为将来的养老生活打下身体基础和经济基础。

(二)树立新型孝道观。“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父母养育了子女,子女理应赡养父母。菏泽是善文化、孝文化源远流长,要通过宣扬善文化、孝文化等传统文化,树立新型孝道观,强调赡养父母的必要性和精神上养老的重要性。要采取多种形式加强敬老道德教育,针对农村特点搞好老龄宣传教育一条街、一面墙、孝心榜等户外老龄宣传物建设,继续开展尊老敬老模范个人和单位评选表彰活动,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带动作用,努力营造敬老助老光荣、虐待老人可耻的浓厚社会氛围。

(三)实行农村养老保险。对于失地农民,可以考虑建立“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办法”,比如,对被征地农民的养老保险,实行‘先征后保、刚性投保’办法,保障其基本生活,解除他们失地后养老的后顾之忧。”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在应对老龄化问题上采取了老年护理保险制度,这是一种前瞻性的理念,虽然菏泽目前还不具备实行这种制度的条件,但作为一种新思想,我们可以借鉴。

(四)创建农村“幸福院”。对于“空巢”老人,可以探索农村“幸福院”养老模式。根据不同情况,幸福院可以分为三种层次。一是实行寄宿式幸福院,就是老人的吃住完全都在幸福院。这种模式比较适合于一些空巢老人、失独老人,只是这种模式花费要高一点,老年人可以根据自家的经济情况有的放矢的采取这种养老模式。二是实行日间统一照料、夜间分散居住老人幼儿园养老模式。这种模式适合一些不愿意离开自己家的高龄老人,或者子女平时上班忙,无暇顾及老人的家庭。三是实行“农村互助式养老”。就是由村里集体建院、集中居住、自我保障、互助服务的新模式,由村集体利用闲置房屋建设幸福院,老人免费入住,生活费用自理,老人之间相互照顾。在欠发达的农村,当社会养老还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采取兼具社会养老与家庭养老优势的“农村互助养老”,无疑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五)探索农村老年人医老模式。积极整合城乡卫生资源,建立健全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探索建立“家庭病房”、“流动诊所”等惠老便民医疗组织形式,完善老年人免费健康查体、免费参加新农合等老年优待政策,努力提高农村老年人医保、大病等制度的救助范围和标准。加强老年健康教育及长寿科学研究,提高老年人自我保健能力,促进健康老龄化。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