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人赈灾不缺席

                 白发人赈灾不缺席

 

  连日来,发生在四川汶川的地震牵动着每一个国人的心,在各地,各条战线的人们用各种方式抗震救灾。这其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想方设法帮助灾区人民,尽自己所能做着力所能及和力所不能及的事,他们,就是我们可敬可亲的老年人。

  “这是老伴的心愿”

  “现将我风雨同舟66年的老伴在本月18日病故后,同志们给的3100元慰问金,捐献给幸存的灾区伤病员,请组织上尽快转给汶川地震需要救治的人。”

  20日6时,辽宁省军区沈阳第五干休所程昕政委一大早就接到了老军人范永贵送来的一封信和3100元钱,而就在几天前,老人刚刚捐出了为老伴准备后事的1万元钱。

  “我相信那也是她的心愿。”范老有些伤感地说,这3100元没有机会和老伴商量了,但这是他替老伴为灾区人民做的最后一件事!

  “我也要捐款”

  20日中午12时许,一位老人走进天津市红十字会,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零钱交给工作人员。操着福建口音说了一句:“我也要捐款。”那沓钱——1角的,5角的,1元的,面额最大的钞票不超过10元。工作人员一张张地把钱捋好,数到最后一张时,恰好是100元……

  

这位老人叫吴六贤,今年60岁,8年前离开家乡以乞讨为生。两年前她辗转来到天津,租了一间小平房,在这里安了家。老人说,只要够吃够喝,自己要来的富余钱,都要捐给灾区。

  “我要来上班!”

  “我要来上班!我年纪大了上不了手术台了,但我能写写病历。”5月19日,在贵州省医院,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向院长请缨。

  这位老人便是该院79岁的老教授李运康。捧着自己有些泛黄的老式白大褂,李运康老泪纵横。看到医院为四川地震灾区伤者准备的新病房,一个老专家的医者仁心让他再也坐不住了,“我希望能为灾区的人民做点事!”

  “我要献血!”

  20日清晨,在天津河西区图书大厦流动献血车前,一位手里提着两袋红糖的老太匆匆赶到,“我要献血!要为灾区做点事儿!我经历过唐山大地震,最了解灾区人民现在的心情……”她激动地说着。当被告知超过献血年龄不能献血时,老人流下了热泪。最后在工作人员再三劝说下,老人才留下红糖离开献血车,“这些红糖送给参加献血的好心人吧……”她说。

  “让我烧开水也行”

  

“我是一名老兵,参加过辽沈战役。在地震灾害面前,我们中国人这次很团结,以后没有谁敢欺负我们!”20日,在四川绵阳市区的火炬广场抗震救灾指挥部招募志愿者的报名点,每批志愿者出发前,一身戎装、左胸上配着8枚军功章、77岁的辽宁籍独臂老兵李连生都为他们做精神动员。此前,李连生曾试图在家乡献血,但被当地血站工作人员以他年龄太大为由婉拒。李连生不甘心,瞒着子女加入了一个志愿者队伍来到绵阳。因为年龄太大,接不到任务,老人着急地表示:“哪怕让我烧开水也行啊……”在老人的一再要求下,招募志愿者的负责人为他安排了做精神动员的工作。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