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推进解决事关最广大老年人切身利益重点难点问题
着力推进解决事关最广大老年人切身利益重点难点问题
2008年07月25日 全国老龄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李本公
 

 

党的十七大是在我国改革发展关键阶段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大会通过的报告,高屋建瓴,内容深刻,解答了当前理论上、实践中一系列关键问题,是指导全党全国今后一个时期各项工作发展前进的纲领。作为老龄工作部门,我们要紧密结合工作,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并在老龄工作实践中贯彻落实。

 

深入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趁势而上,着力解决农村老年人的社会保障问题

 

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  社会建设与人民幸福安康息息相关”,强调“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努力使全体人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推动建设和谐社会”,明确指出“要以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为基础,以基本养老、基本医疗、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为重点,以慈善事业、商业保险为补充,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探索建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全面推进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建设”,“完善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逐步提高保障水平”,等等;具体明确地描绘了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制度体系,而其中获益最多的是老年群体。随着社会保障制度体系的建立、健全和落实,可以说解决老年群体遇到的突出问题,尤其是“老有所养、老有所医”的问题,就有了制度保证和解决途径。

    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的过程中,老龄工作部门究竟怎么贯彻?在哪些方面可以有所作为?我考虑,当前我们要以协调推动农村老年人的社会保障问题为工作生长点。

    我国自古以来就是农业大国,以农立国,以农为本,农村、农民、农业问题始终是中国发展所要直面的基本问题。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村进行了土改,农民获得了土地,农业实现了跨越,成绩斐然。改革开放初期,农民从实行土地的家庭联产承包政策中获得最直接的实惠,但随着改革开放的力度加大,经济与社会的持续发展,出现了一个不协调,就是城乡差别不断加大。另一方面为国家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农民又缺乏社会保障,处于“老有所忧”的困境。由于农村老年人口的比重大,使得农村既面临原有老人的养老问题,又面临新增老人的养老问题,再加上青壮年人口从农村外迁,使农村老龄化程度大大高于城市,农村养老问题显得尤为突出。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农村劳动力,目前都已经进入老年人行列,大多数已经进入准高龄和高龄段。因此,如何加强农村的老龄工作,尤其是如何解决好农村的“老有所养”、“老有所医”,一直是各级政府和各级老龄部门面临的重大问题。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党的十六大以来,国家根本性地调整了农村政策,以工补农,反哺农业,对农政策由“少取多予”为“不取多予”:全部取消农业税、牧业税、特产税,加大财政转移力度,并开始设计和陆续出台农村的社会保障制度。党的十七大,充分体现了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倡导的“发展依靠人民,发展为了人民,发展成果由全体人民共享”的惠民政策。正式确定“探索建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全面推进“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建设”,“完善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逐步提高保障水平”,这意味着国家将有史以来第一次明确由国家负责对广大农民的社会保障,其最大的、首当其冲的受益者就是老年人,一旦这些制度建立和完善,那么,农村老年人的社会保障问题在制度上已经不存在空白,一个全覆盖的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体系蓝图已经基本形成。下一步的关键是抓好落实。老龄工作部门能不能贯彻落实好党的十七大会议精神,能不能抓住机遇,有所作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在构建农村社会保障体系中,紧紧围绕广大老年人急切需要解决的实际困难,立足本职,从“大老龄”的视野来思考谋划老龄工作定位,有重点、有方法、有步骤地把老年人特别是农村老年人的利益诉求反映到制度体系的建设中,落实到措施的实施过程中。例如,在实施城乡低保制度中,如何对空巢老人、特困老人、病残老人等实行分类施保;在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建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中,对无力承担应由个人承担的贫困老人,如何减免资助或由政府支付,等等;都需要我们积极配合职能部门,搞好深入的调查研究,提出有真知灼见的、有说服力的调查报告和建议,推动各项制度建设和各项措施落实过程中,充分照顾到老年群体的特殊情况和需求,更好地发挥在应对老龄化中的保障作用。

    上海、北京、天津、浙江、江苏、山东2006年底的人均GDP均突破3000美元,最高的上海达到了人均7330美元,区域经济发展已经达到或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向民生倾斜、向农村倾斜已经不成问题。浙江2006年新增财力70%用于民生。即使相对不发达的江西,仍能将新增财力向群众倾斜。这既表示了一种实力,更表明了一种态度。各级老龄工作部门要深刻领会中央统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全局、着力改善民生的战略布局,有重点地解决一些困扰老龄事业发展的重点、难点问题。

 

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发展,因地制宜,进一步提升居家养老服务的整体水平

 

    2006年年初,全国老龄办、国家发改委、教育部、民政部等l0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意见》,指出要逐步建立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服务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的养老服务体系。基于中国国情,绝大多数老年人要以居家养老为基础,这个基础实不实,关系最广大老年人的切身利益。2007年年初,在杭州召开了全国居家养老服务工作交流会;前不久,在南京召开了居家养老研讨会;目前正在与九部委会签((关于全面推动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的意见》;各地也都在积极推进这项工作。如江苏南京市城乡居家养老服务实现全覆盖。北京市近三年投入财政资金3亿元,社会集资9亿元,建成了2244个社区为老服务中心,还将出台《特殊老年人养老服务补贴办法》,约有l4万老年人可享受到每月50元至250元的补贴服务券。上海的徐汇、长宁、静安、卢湾、闵行等区的一些社区率先推出了居家养老服务的新内容——助餐,依托福利院、托老所、居委会、学校等各种社区资源设立助餐点,为老人提供集中的送餐或用餐服务。浙江省安排了600万元资金,用于奖励实施“3587”工程,全省有1902个社区达到了老龄工作规范化社区标准,建立了社区照料网络,为居家养老工作搭建了平台,夯实了基础。2008年浙江省民政部门将安排街道和社区服务中心()建设l800万元,农村老年服务星光计划3000万元,用于扶持引导建立老年配餐中心,为居家老年人服务。各地做法各不相同,但这些积极工作对全国都是推动,为各地因地制宜地发展居家养老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示范。

    随着居家养老工作的深入开展,我们不能忽视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老年人尤其是需要长期照料的老年人对进入养老机构养老需求的迅猛增长。因此,要在居家养老、机构养老“两手抓”的同时,着力推动带有长期照料型养老机构的发展。

    老年人的服务需求是多方面的,但最迫切的是长期性的照料护理需求,且这种需求将随着老年人口的增长,特别是高龄老年人、病残老人的增多而迅速增长。由于家庭结构的小型化、代际分离、空巢老年人家庭和独生子女户老年人家庭增多,相当一部分老年人对机构照料和护理服务的需求会迅速增长。在初步解决了“老有所养”、“老有所医”的时候,老年人的照料尤其是长期照料问题,会更加突出。就全国而言,149亿老年人中,有大体一半是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这些老年人从整体上讲是健康的,用不着照料。需要照料和长期照料的是占老年群体l0%以上的80岁以上高龄老年人和其他年龄段的带病老年人,据测算,大致有3200多万人,其中需要全护理的有l500多万人,而且这个群体愈来愈大,涉及的家庭愈来愈多,由此引发的各类问题也愈来愈多。因此,在大力推进居家养老,强调养老服务多样化、多层次的同时,积极发展有护理服务功能的各种养老机构,已经成为当前摆在老龄工作面前的迫切任务。目前我们各种形式的养老机构仅有160多万张床位,而其中具有护理功能的又极少。而同时社会上投资兴办的或准备兴建的又大都热衷于那种高档、豪华、具有多种文化娱乐设施、恰恰不具有陪医、陪护、长期照料功能的“老年乐园”。这就与我们的现实需求大相径庭,虽然能满足极少数高收入老年人的需求并获取高额回报,但却对我们面临的现实需求毫无补益。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这个问题,并作为一项工作重点,通过对当地养老服务市场的准确研究和未来养老服务需求的全面判断,推动各级政府通过行政的、政策的、宣传的方式,发挥主导作用,正确发展市场,及时引导投资,使国家资金、民间资金、社会资金主要发展面向中低收入的、具有护理或半护理服务的养老机构,同时大力培育和发展服务组织、专业队伍,尽陕改变相对单一的养老服务现状,努力提高服务水平。

    总之,党的十七大为老龄事业的发展、为老龄工作的发展勾勒出十分美好的蓝图。希望各级老龄工作部门认真领会党的十七大精神,充分发挥所在地区的发展优势,充分发挥各自领域的工作优势,立足基层,立足社区,立足实际,着眼社会发展全局,着眼老龄工作长远,勇于开拓,勇于创新,勇于实践,为全国的老龄工作闯出新路子,探索新模式,积累新经验,为我国老龄事业的快速发展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版权所有:菏泽市老龄办  地址:菏泽市中华路1009号  电话:0530-5310580